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媒体交大 > 正文

【省两会媒体聚“交”】川观新闻:首席V访谈丨有了交通大通道,如何构筑开放大通道大枢纽?

来源: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日期:2023/01/18 10:01:55 点击数:
信息员 部门审核
终审

访谈嘉宾

贺晓春 省政协委员、四川省港投集团董事长

孙湛博 省政协委员、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院长

罗 捷 省人大代表、广元国际铁路港党工委书记

2022年底,新成昆铁路开通后仅3天,中老班列(攀枝花)就从攀枝花火车站发出。由此,从东南亚经四川到欧洲,距离最短、效率最高、运行最稳的国际铁路通道全部打通。

今年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构筑开放大通道大枢纽,加快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主通道,打造中老班列全国重要集结中心,构建第三亚欧大陆桥国际贸易枢纽。交通大通道如何打造成为物流大通道?开放大枢纽如何构筑?川观新闻记者邀请到三位“专家型”代表、委员进行探讨。

谈重要性

大通道带动,释放产业发展潜力

记者:构筑开放大通道大枢纽,打造中老班列全国集结中心,对四川开放发展将带来什么?

贺晓春:上个月,国办印发出台的《“十四五”现代物流发展规划》中将之前的“三性”(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顺序调整为“先导性、基础性、战略性”。这一调整说明,在当前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突出物流的先导性作用发挥,创造带动产业发展的低成本、高效率物流基础条件,对支撑和推动产业优化调整、区域社会经济变革及全面开放发展尤为重要。

中老铁路开通后,较传统的铁海联运等模式,能够快速实现对接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等RCEP成员国,大幅缩短在途时间。这种通道经济性和时效性的提升,能够有效引导四川市场与东盟市场深层次协调对接,激发四川与东盟形成更大规模的资源流动。因此,发挥好中老铁路通道的内联外延作用,进一步谋划打造中老班列全国重要集结中心,是四川挖掘、释放产业发展潜力的必经之路,也是四川从区域竞争中突出重围的关键一招。

孙湛博:中老铁路是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工程,采用中国技术标准直接连通东盟,通过中老铁路国际大通道,可对接辐射广袤的东南亚地区。新成昆铁路通车,打通了从东南亚经四川到欧洲的最短陆路通道,使四川成为连接欧洲大陆、中南半岛的物流枢纽,四川迎来极好的发展机遇。

谈现实情况

提档升级有基础,短板也明显

记者:从四川现实来看,打造中老班列集结中心,我们有哪些优势和短板?

贺晓春:四川具有发展中老铁路集结中心的地理位置优势,能够吸纳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周边腹地市场的货源在四川统一集运,更有利于四川组织中老铁路通道往返货源,提升四川在中老班列全国集结中心体系网络中的话语权。

当然,短板也比较明显。目前,全省中老班列发展的统筹效益还未完全发挥,省内各市(州)开行中老班列的市场主体多达12个,呈现出“散、小、弱”的特点,这不利于班列资源的市场化组织、专业化统筹和规则标准制订,不利于提升四川南向班列发展的整体竞争力。其次,相较周边省市,四川还未出台针对性的班列扶持政策,市场培育机制还未建立。

孙湛博:四川历来就是茶马古道的要道,原材料及产成品与欧洲、东南亚各国有较强互补性。近年来,伴随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快速发展以及中老铁路开通运营,四川在国际交通物流大通道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

去年,成都利用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一主两辅多点”网络,实现中老国际货运班列 “周周班”运行;四川达州、遂宁、自贡、攀枝花等地都始发了中老铁路班列,德阳、四川天府新区新增了往返中缅的铁路班列等。可以说,四川已经形成多点辐射东南亚的格局,成为事实上的物流枢纽,具有“提档升级”的基础和条件。从短板来看,还需要提升交通运输和物流系统智能化绿色化水平,比如,全省高标准仓储物流只有通用仓库总面积的30%左右。

罗捷:联通欧亚,广元有优势。在这条东南亚经四川到欧洲的最短陆路通道中,广元是必经之地。近年来,广元作为成渝地区北向重要门户枢纽、西部陆海新通道重要节点,加快物流体系建设,建成投运了6个初具规模的物流园区和全国首个高铁快运物流基地,铁路集装箱运输组货中心等项目在建,正全力构建“联通欧亚、服务成渝、辐射陕甘”的现代物流体系,推动通道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

谈具体招数

整合全省资源,“一盘棋”布局、“一体化”运营

记者:具体该怎么做?

贺晓春:物流大通道先要做起来。首先,整合资源,应发挥省级运营平台专业化市场主体作用,强力推进整合市州中老铁路等南向班列资源、货源组织和品牌建设,全面实现中老班列在省级层面“一体化”运营;其次,相关扶持要跟上,建立通道培育扶持体系,加快落地省市南向班列开行统一补贴政策,出台具有市场竞争优势的班列开行扶持政策和贸易鼓励扶持政策,引导市场迅速做大,降低综合运行成本。

构筑大枢纽,需要建立枢纽网络节点体系,立足全球谋划,分层布局物流枢纽节点,建立与中老班列发展联动的“干支结合、运转高效、畅通集约”枢纽网络。比如,在省内建设“一主多辅”南向班列集结中心,以成都为主加快落地打造四川集结中心,以川北、川南、川东和川西等地区为辅推进集结分中心布局,更好地发挥国际物流集散、储存、分拨、转运等综合枢纽功能。

孙湛博:政策支持很重要,需要加大政策支持组织川货出川以及其他货物入川,提高企业对南向通道的利用率。立足全省,需要“一盘棋”考量,沿通道优化布局相关产业,既可增加货源支撑,也可借助物流优势将地方的产业资源发挥出更大经济价值。

还有一点我认为很重要,需要加大物流通道与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投入,大力发展智慧物流与绿色物流,完善交通物流大数据安全与共享共同机制,推动数字物流、智慧供应链发展。

罗捷:对广元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发展机遇。我们将围绕现代物流、服务贸易、进出口加工,重点打造具有货物贸易、集散分拨、仓储配运、临港加工等功能的区域性物流枢纽,努力建成川陕甘多式联运现代物流枢纽、全球贸易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一带一路”进出口加工生产基地。同时,积极打造中欧班列、中老班列组货基地,推动国际班列常态化开行。

来源:川观新闻2023年1月14日https://cbgc.scol.com.cn/news/3939969?from=iosapp&app_id=cbgc&subject_type=5&subject_id=1638


作者:王眉灵   


[西南交通大学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