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视点

【专家视角】毕凌岚:榜样的力量 ——刍论学风建设中师风、师德的影响力

来源:学风建设专题网    日期:2014/4/16 16:33:00    点击数:8184

“上一所好的大学”对于很多人而言,是放飞人生梦想的起点。进入学校之前每一个学生对自己的大学生活都是充满期待的,每一个与这个孩子相关的人都在设想——历经 4~10 年的校园生活的熏陶,初入校园的 17、18 岁的懵懂少年,将成长成为怎样的人才?毋庸置疑,可以想见无论是学生自己还是学生家长、亲友,都期望能学有所成,真正成长成为一个能为社会、为家庭、为自己有所“贡献”的合格“社会人”。因此基于这样的目标,对于有幸进入大学学习的人们而言: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从中学到安身立命所需要的知识的地方,同时也是提升个人修养和综合素质、学习未来面向社会的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的场所,更重要的是确立自己真正人生目标、放飞理想的起点。大学的学习生涯对于一个年青人而言,往往是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丰富多彩的 4~10 年。

事实上就我个人的认知而言:基于目前的资讯环境发展状况,大学早就已经不是人们获取高级知识的唯一途径了,甚至都说不上是最便捷、最经济、最有效的途径——网络上不仅仅有各个领域海量的知识,同时各个名牌大学的各种公开课程已经颠覆了传统的知识传授模式。可以说对于一个善于学习的人,已经没有必要一定通过来上大学来获得知识,当然也许他(她)还是必须通过“上大学”来获得一张证明其有关学习经历的凭证。如果我们的大学堕落到以“文凭”来维系自身存在的话,就已经失却了大学本身的意义。可以想见,有一天技术发展能够克服相应的认证难关时,如果制度变更,那么“文凭制造机”式大学就将彻底失去存在的价值。到那时,大学存在的核心价值又是什么呢?

为此我有一些思考:既然目前大学的知识传播功能已经开始逐渐被其他途径渐次分流,那么大学的核心价值在未来将发生怎样的转变呢?有人说“大学是创造知识的场所”,如果停留在这个层面上,大学与一般的研究院所的区别在哪里呢?让我们再回头看看:“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场所”!大学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她是一个获得知识的地方,而重要的是她同时也是一个素质养成的地方,而后者对于学生的成长更为重要!网络无法替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育人”是大学教师们更重要的职责。假以时日,当知识制造和传授已经不再是大学的核心价值时,“育人”将成为未来大学作为一个社会机构的最重要的职能。

目前对于大学的“育人”职能的理解是存在歧义的——有人认为学生进入大学时已经成年,应该已经具有完全的民事能力,怎么还需要培育呢?然而事实是这样的,大多数学生是在 17、18 岁这个成人的门槛上步入大学的——在此之前他们的学习和生活都是在父母的监管下完成的,某种意义上他们还是“家庭人”,不是“社会人”。大学是第一次他们独立面对社会、自主学习和独立生活的机会,能否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有效锻炼,树立正确的观念、获得相关的方法技能,对于未来真正面对严酷社会竞争极其重要。同时往更长远的方面来说:他们步入社会之后将营造未来的社会环境,他们在学校中受到的影响将成为那时的社会主流风气——如果学校赋予他们的是踏实、刻苦、努力、求真、尚实的学习习惯,这种习惯将在未来成为整个社会的潜在工作风气;如果是投机取巧、好逸恶劳,那么可以想见未来社会的状况将会如何。而这种环境氛围的营造,仅仅靠“思想品德教育”部门的说教是无法达成的——更多的是在于学校每一个教职员工日常的教学和各种活动中达成的。我们可以想见,对学生的十次说教不如一次身体力行:如果这里的教师大多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不思进取,那么教育学生刻苦努力将成为一个在学生群体中流传的“笑话”。如果得过且过、投机取巧、勾心斗角的教师比踏实研学、待人以诚、坚持原则的教师具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那么这个踏实的教师将成为“笑话”,久而久之最终这个大学自身将“笑话”!更长远地看,这个大学所在的国家和社会将成为“笑话”!!

大学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传授知识的神圣殿堂,因此当人们说到大学时都自然而然地将之浪漫地渲染为“书香弥漫”的地方。这种“书香弥漫”不是靠这个学校的硬件设施或者是图书馆藏书来实现的,而是更多地来源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教师——成为一名教师,仅有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在于老师所谓“授业”——传授知识的责任并不是首位的,而是在授业的过程中“传道”——示范做人的道理才是更重要的!可能很多目前为师之人都未能理解这一核心,也正是这一原因使得“教师”职业庸俗化,丧失了“神圣”的使命感,许多人沦为“教书匠”。“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师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对学生造成深远的影响。举一个也许不太恰当的例子:不久以前一名城乡规划专业的本科学生来向我咨询,说看不到在我们专业学习的前景,问怎么办。作为一个在全国教学质量都还不错、整体教风尚好的专业,我不太理解这个学生这种态度的根源。于是在仔细地同他分析了我们专业的全国地位和就业、升学前景之后,我问了他那种灰暗态度的来源。他告诉我,是一位专业基础课老师说的,那位老师说:“西南交大城乡规划专业本科毕业生连考重庆大学,别人都不要你!”首先从字面上来看这位老师说的不是事实,其次可能这样的说法有不同的语境,学生本身没有理解。但是,这件事提醒我们任何时候不经意的负面说法都有可能给学生造成消极的影响,会给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造成伤害。作为一名教师必须要慎言、谨行,给学生做积极向上的示范。

“学风”建设是一个氛围建设,是育人的软质环境的建设。很多人将学风建设归结为学生工作的重点,这有一定的道理。如果学生无心向学,教师再多的努力也是事倍功半。“学风”很大程度上来自学长们的传承,也就是高年级对低年级间的相互影响,这种影响力在建筑学院尤其突出。大家都知道建筑学院有“熬夜”的传统,貌似做课程设计和设计初步这种实践类课程时不熬夜就找不到建筑学院的感觉。我在本科阶段也熬过夜,但是我和很多本专业的同仁们,作为过来人的共识是——大多数“熬夜”其实并不必要。除了少数确实习惯深夜工作的人之外,大多数熬夜的学生都是基于所谓的“专业认同感”而熬夜的。认为熬夜是建筑学院与其它学院的不同点。而且对于 17、18 岁的年青人而言,熬夜的教室更像一个 party,一群人以学习为名,理所当然地混到很晚。事实上第二天上午又理所当然地很晚才起来,整个上午时段的学习都因此荒废了,久而久之负面影响可想而知——学习效率和身体状况都会因此大打折扣。我也知道有的班级有很好的班风,很少熬夜而总体学习成绩优良。但是因为每个过来人谈到“熬夜”时都是印象深刻,所以使这种熬夜的习惯形成了一种“学院文化”,并一代代传承了下来。因此我们希望将更多更好的学习习惯,像“熬夜”一样传递下去,而不是“熬夜”这种有损健康的形式。那么如何引导“学风”转变呢?这其中教师的做法就极为关键。

大学校园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好的学生也只是在学校中待一段时间,事实上扎根学校的是老师们。好学风的传递过程之中,优秀学生的示范作用只是一时,要想“源远流长”还必须通过教师的穿针引线和以身作则,一名优秀教师的示范作用,将形成更深远的影响力。因此我认为学风建设的关键是师风、师德的建设。大学校园中无人不是老师,一线教师也罢、科研人员也罢、管理人员也罢,包括任何普通的工人,凡都被学生们尊称“老师”或者“师傅”的人们,事实上都是示范者。当然,尤其以与学生接触最多的一线教师的示范效应最强。以我的亲身经历为例:我所学习的城乡规划专业因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急需和之前近 30 年人才培养缺口,导致在 20 年前具有火爆的就业市场,当时的职业社会需求十分旺盛,去做一名设计院的工程师也许比当一名教师能够为自己获得更多的经济回报。我之所以选择投身于城乡规划研究和教育领域,是因为我的两位导师的影响:我的硕士导师汤道烈先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是我国培养第一批城乡规划专业领域的优秀毕业生,当时他放弃了母校同济大学的挽留毅然选择到西部地区的院校任教,虽然其间因为学术观点问题在运动中历经波折,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他在逆境之中对学问的执著和严谨,以及对教学的热忱与坚持都深深地感染了一批学生,而这批人中有很多目前都继续着先生的事业——通过从教为我国的城乡规划培养更多的人才,尽快弥补专业人才的需求缺口;我的博士导师黄光宇先生(重庆大学教授)也同样是这样一位对治学严谨,诲人不倦的好老师——他执著于自己的研究领域,并不因为功成名就而稍有懈怠,始终保持一颗乐观向上,积极求知的心态追求本领域的新知;同时,他对自己的学生关怀有加,从学业到生活各个方面如春风化雨般地悉心呵护。正是这样的老师传递的正能量,让许多学生能够更积极地投身到专业的学习和建设之中,将老师的示范力转化为自己的内在动力,从而激发了自主学习的效率,更好地成长起来。

我们也不可否认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这既有外界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也有内在制度设计和奖惩机制的影响)我们追求优良教风和以德立身的从教使命感正在削弱,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树立和保持良好的学风。西南交通大学原本就是一所以治学严谨而著称的国内知名院校,历史上学问深、品行高的模范教师比比皆是。不可否认当时那些老教授们的身体力行给那时唐院的后辈和学生们树立了怎样的榜样,通过这样的耳濡目染,尽管已经过去一百余年,唐院的精神仍然一直通过代代师生在学校中传承!!树立良好师德和追求严谨治学、事实求是教风才是保持优良学风的根本。与其对着学生从事一遍又一遍的无效说教,莫若回头自省,作为教师是否严格要求了自己,是否能够问心无愧地成为学生的榜样——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作者简介:

毕凌岚,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全国高等学校城乡规划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城市规划与设计理论专业博士,师从我国著名山地城市和城市生态研究领域专家黄光宇教授;国家注册规划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生态城市规划理论”、“城市安全”和“城乡规划方法”。承担广州市番禺生态廊道控制性详细规划、成都市非建设性用地规划研究、成都市四大新城发展战略规划、郫县新型城乡形态研究等具有较高社会影响力的重大项目。在国内多种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近 40 余篇,获科技部、教育部以及省市多项奖励。著有《城市生态系统物质空间与规划》,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以 A+U 高校建筑学与城市规划专业教材出版,获批国家级“十二五”规划教材。先后带领教学团队参与城乡规划专业大学生社会调查全国竞赛,2005年以来,共获奖 20 余次,其中一等奖 1 次,二等奖 3 次。2010 年以来,指导的教学团队获得校级优秀实习团队一等奖 3 次,校级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 1 次,获专指委教学创新试验奖1 次。

作者: 毕凌岚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西南交通大学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