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人物

“在我的概念中,家和交大是等价的”--王喆桅及其一家三代交大人的故事

来源:新闻中心记者团    日期:2013/4/11 10:08:28    点击数:10141

电气学院辅导员王喆桅老师留给学生的印象是亲近随和,他乐于和学生们交流,没有老师的架子。很多人注意到,不论上班还是闲暇时间,他总是带着一顶印有交大校徽标志的帽子,王老师笑着说这顶帽子就象征着他对学校的感情。其实,这份感情有着更深厚的基础,王喆桅的一家三代都是交大人,包括其祖父母、外祖父母、父亲以及双胞胎弟弟均毕业于我校。

祖父追随交大六十载为母校敲定成都新校址

王喆桅的祖父王润霖,1948年进入唐山铁道学院水利工程专业学习,1993年5月从西南交通大学党委书记的职务上退休。从进入交大学习、毕业留校工作直至退休至今,王润霖学长的这六十多年都是在交大度过的。

交大的两次搬迁,从唐山到峨眉,又从峨眉到成都,王润霖老学长都是亲历者,甚至是组织和领导者。上世纪80年代,交大打算从峨眉迁往成都时,省里有关部门最开始想让交大搬到龙泉驿区附近,时任交大党委书记兼校长的他,和学校其他相关领导多次考察后,认为龙泉驿区位于地震断裂带上,除了地质条件较差之外,对于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交大师生来说,心理上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抵触情绪,该区域整体上来看并不适宜做新校址。历经一年多时间的斟酌,敲定现在的九里校区为新校址。

王喆桅对于交大校史的了解、认识多源于祖父的讲述。祖父给他讲述最多的是他自己在老唐院学习时的情况。1952年4月和1953年7月,王润霖老学长加入抗美援朝工程队,先后两次奔赴朝鲜战场。唐院也是当时全国中唯一派学生到朝战前线的高校。

奶奶就像一把永不熄灭的火炬,不断燃烧自己,照亮和温暖着别人

从唐院毕业后留任于校团委工作,王润霖老学长一直从事学生思政工作。并在此期间认识了王喆桅的祖母李恒。可以说:思政工作是他们的本行。王喆桅之所以选择做一名学生辅导员,与祖父母对他的影响和教育有很大的关系。“我的‘三观’的形成,主要还是源于奶奶,奶奶很少给我们讲大道理,也不会要求我们一定要如何去做,她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要老老实实地做事、做人。” 对于王喆桅来说,祖母对他最大的影响来自于她的生平经历以及言传身教。“奶奶的经历就是一本思政教科书。”

李恒老师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王喆桅在交大子弟小学读书期间,都是李恒老师给他和弟弟辅导英语的。

李恒老师十八岁便投身革命,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从香港辗转到丹东投身解放区,在部队里表现出色,经推荐进入唐山铁道学院铁道选线专业就读,1955年毕业后,先后在铁道部专业设计院和唐山铁道学院教务处、外事处及交大劳动服务公司工作,离休前任外事处副处长。

李恒老师的身体不太好,02年曾因肺癌做过大手术,但她平时依然闲不下来,现在,李恒老师还但任着离休北园党支部书记一职。除了做好支书的本职工作以外,平日里,李恒老师还经常热心帮助离退休老人,解人所困,为身患疾病的老同志联系大夫和医院,为行动不便的老教授介绍保姆……王喆桅感慨地说:“奶奶就像一把永不熄灭的火炬,不断燃烧自己,照亮和温暖着别人。”

王喆桅的外祖父崔岩及外祖母张淑冰二人也均为唐院1955届选线专业学生,毕业后为了支援国家铁路建设,双双奔赴祖国大西北,一直从事铁道勘测和设计工作直至退休。 

(李恒、王润霖)                                     (张淑冰、崔岩)

“父辈的交大情谊对我们的影响根深蒂固”

“老一辈人身上的这种精神深深地影响着我,即使是在平时工作中,我依旧能感受到这种力量。交大人那种爱国爱校、无私奉献、刻苦认真的精神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有着深刻的体现。”王喆桅动情地说。

王喆桅的父亲于1977年考入交大土木系,就读于工民建专业,读书期间还是校排球队的主力队员。“那个年代能上大学也很不容易,所以当时的交大学生都是‘玩命’学习的。”王喆桅说。现如今,和他父亲同期的很多同学都已成为交大领导层和社会各领域的中坚力量。

每到校庆就是王喆桅家最为忙碌的时候,他家经常成为校友见面聚会的重要联络点之一。“我家人也成为了最忙的接待校友的校友。”由于自身的生长环境和成长经历,家人对交大的情谊深深地影响着王喆桅和他的弟弟,可以说,这种影响是根深蒂固的。

从小学到高中,他和双胞胎弟弟王喆樯都一直在一起念书。“我们之间还是相当了解的,彼此的兴趣爱好也很相近,都喜欢科学和政治方面的书籍。虽然我们现在从事的工作不一样,但是对交大的情感都是一样的,不会变的。”王喆桅笑着说,“读高中的时候他们哥俩一旦听说有人议论交大的不好,心里就很不舒服,甚至还会和对方起争执。”

“家就是交大,交大就是自己的家。”

上小学时,兄弟俩经常趁周末跑到九里校区图书馆前茅以升塑像前去做“义务清洁”的工作,清除污垢或是看看上面有没有恶作剧摆放的烟头。“我们俩动作比较笨拙,就那个塑像也要费半天劲才能爬上去,很吃力。”王喆桅笑着说,“但这么做心里其实特别的高兴,因为在我们的印象里,家就是交大,交大就是自己的家,能为‘家’做一点点事情,感觉很欣慰。”

“我家里的传统就是对新事物的接受和包容的心态比较强。经历的事情多了,心态自然也就会包容和平和很多。”家人对于德行重视和培养是王喆桅感受最深的一点。他还说,虽然小时候家里条件比较好,但祖父母朴素节俭的生活习惯对他们依然有着很大的影响。

现在从事的辅导员工作也是王喆桅自己的选择:“辅导员是同学们心灵的导师,可能由于耳濡目染吧,我对思政工作一直很感兴趣。爱与人交流,这也许是我从事这个职业的原因之一吧。”

对交大的感情不仅仅源自家庭,更多的则是王喆桅老师自己对学校的一种朴素的感情。这种情感是一种对交大这个大家庭情谊的延续和寄托,更是一种感恩和守护。

(学生编辑:周静)

作者:杜亮     责任编辑:阮琦

[西南交通大学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