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交大

【中国教育报】付费自习室要竞争到点子上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日期:2022/11/1 11:10:25    点击数:1251

刘占祥 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新闻回放

2022年,付费自习室已经从一、二线城市发展到了三、四线城市。这些消费者中,有努力上岸的考研人、有备考工作的求职人,也有奋笔疾书的中学生等等,他们为了不同的目的聚集在一起学习,形成了小县城的一道风景线。而小县城里付费自习室的服务乱象丛生,行业标准缺乏,付费自习室的可持续发展堪忧。

主持人语

刘占祥 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付费自习室的出现不是新生事物,发展到三、四线县城,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新现象。对于一个已经存在的事物,如何建好、办好付费自习室,政府相关部门、付费自习室经营者都需要努力。对付费自习室延伸到三、四线县城的新闻,网络上意见纷呈,西南交大的三名同学从不同的角度加入了这场讨论。

付费自习室要竞争到点子上    

吕东阳(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传播系2020级本科生)    

目前已经在一、二线城市经历了数轮激烈竞争的付费自习室,想要在县城“站稳脚跟”谈何容易。在行业内部竞争激烈的大背景下,抓住消费者痛点,找准用户需求,为他们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才是破局之道。

低门槛的创业模式,尚未健全的行业规范让付费自习室“野蛮生长”,伴随着竞争对手接连退场与网红新店不断涌入,行业呈现繁荣态势,但这繁荣背后,许多问题不容忽视,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则是服务同质化严重。

在众多看起来并无二致的自习室中,消费者到底选择为谁买单的根本决定因素已经是“哪个离家近、价格低”这类脱离服务本质的原因。长此以往,行业竞争越来越趋向于“区位战”“价格战”,循环往复将自己卷入低端竞争的旋涡,丢失了对消费者本身的关注,将自习室转租给消费者后就当起甩手掌柜,这样,就算自习室距离再近,价格再低,也终将行之不远。

对于经营者,如何针对消费者提供差异化、人性化的服务,才是未来的竞争之道。目前付费自习室所做的保证硬件设施只是“规定动作”,而如何细分用户群体,跨界与多元主体合作,引入智能科技元素,整合学习资源,立足消费者需求,探索创新“自习室+”服务,迎合付费自习室发展趋势,才是真正需要考虑的。伴随网红经济的退潮,自习室的经营者也应当改变自己的“快速获利”思维,静下心来去思考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

付费自习室县城“扎根”需多方助力    

顾宇(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传播系2020级研究生) 

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压力不再是“北上广深”大城市的代名词,考研热、考证热使一批县城青年加入自我提升的行列,而县城里图书馆等公共资源显然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付费自习室因此应时而生。

然而,县城付费自习室的生存现状并不乐观。付费自习室不是“公益之举”,运营一家自习室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管理成本,疫情、人力等各方因素导致的高投入低回报使一批县城自习室草草“谢幕”。付费自习室要想在县城扎根,还需积极寻求新路径。

对于行业从事者,需要探寻一种适合县城现状的付费自习室新模式。具体而言,在服务层面,需要营造一个舒适的学习空间,比如用绿植代替冰冷装饰物,用明媚敞亮的装修代替逼仄昏暗的小隔间,在心理层面给自习者们一丝慰藉;在功能层面,可以提供更多的隔间、朗读区等分区场所,以此满足自习者的多元需求;在建设层面,可以选址在交通、饮食便利的地点,而非为了高大上和引流选在热闹的商圈,这显然本末倒置。

对于监管部门,建立行业标准是保证县城付费自习室长久发展的核心之道。首先,相关部门应制定并细化出一套适用于自习室的管理方案,不让漠视安全、违规经营等不合规自习室游离在法网之外;其次,要对相关从业人员实行规范化培训,不能因为远在县城而降低标准;最后,加强政府与市场部门联动,鼓励做得好的典型自习室,加大宣传,为全民自主学习助力。相关部门协同助力,才是付费自习室在县城“扎根”的关键所在。

付费自习室有益于学习型社会建设    

王琳栋(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传播系2020级本科生)

付费自习室作为一个新事物,被人戏称为“花钱买自觉”。大批出于不同目的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学习,有的为了考研、考编,有的为了完成工作,还有的为了学习知识,但大家都是在享受学习的过程。在整个学习型社会中,付费自习室作为一个组织发挥着它应有的作用,即为用户提供场地与环境。除此之外,这种学习型组织也塑造了努力学习的文化氛围。

付费自习室下沉有助于县城构建全民学习型社会。不同于一、二线大城市里完善的文化设施和丰富的学习资源,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县城的学习文化资源则显得单薄许多;图书馆、自习室等学习场所缺乏也导致年轻人“想学习而力不足”,而付费自习室的出现则为那些身在县城而有强烈学习渴望的人提供了一个契机。同时,许多志同道合的学习者聚集在一起学习,不仅提高了他们自身的学习效率,而且也营造了浓厚的学习氛围,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其中,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付费自习室作为一个“付费”场所,还是具有一定的门槛性,而学习型社会的构建则需要确保每位社会成员的学习权利和学习需求,这就需要政府出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从城市的图书馆到县城的市民文化中心再到村庄的文化活动室,越来越多的学习型设施拔地而起,学习型社会也在不断地完善发展。

综合来看,付费自习室下沉县城有助于推动全民终身学习,但对照学习型社会的标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继续探索、不断规范。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2年11月1日02版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2-11/01/content_615756.htm?div=-1



信息员:郭虹园     作者:吕东阳     责任编辑:蔡京君

[西南交通大学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