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大

【经典阅读】《浮生若梦,悲欢几何》——读《浮生六记》有感

来源:校团委    日期:2018/11/6 13:14:00    点击数:309

初看到沈复的《浮生六记》这个书名时最先想到的是唐代诗人李涉的《题鹤林寺壁》:“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不禁暗忖是否沈复也因同样钟爱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情致才如此题名。直到前几日真正翻开这本略显单薄的书简,才晓得,原来他是对李白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于我心有戚戚焉。由此,不觉沉浸到书中,去感悟他一生的悲欢离合。

《浮生六记》以作者沈复的夫妻生活为主线,叙述了其平淡而又充满情趣的生活轶事以及家道中落后浪游各地的见闻随感。沈复和妻子陈芸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相伴一生的生活,但由于封建思想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最终梦想破灭,孤独终老,令人唏嘘。本书虽名为“六记”实则只余四卷,分别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最后两卷早已亡佚,有些遗憾,尽管有后人续补,但终究不及原作。就像《红楼梦》一样,虽有后人续写但无人企及。不过可能也正因为它的残缺,才成就了这本书别样的美,让人久久不能释怀,品味至今。

而在这现存的四卷中,我最中意且欣赏的是前两卷,写的都是生活中最平凡简单的快乐,用今天很流行的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小确幸”。尽管原文都很简短,但是最能于细节处打动人。比如第一卷“闺房记乐”中,就描述了与芸娘新婚后浓情蜜意举案齐眉的幸福生活,虽然都是生活中的平凡小事,但在沈复笔下却妙趣横生,读来羡煞旁人。第一件便是定下他们此生姻缘的藏粥吃粥之事。有一次沈复到芸娘家做客,因知沈复不喜甜食,晚上芸娘就给沈复特意留了热粥和小菜,结果被她堂兄看到了就跟芸娘开玩笑说:刚才我问你要粥吃,你说已经吃完了,没想到是藏着给你的丈夫吃。芸娘害羞,众人哄笑,结婚后还经常提起。后来结婚当晚,沈复无意中发现芸娘在吃素,问其原因才知道是芸娘在沈复出痘时为他祈福,坚持了数年,这让沈复十分感动。

还有一件印象最深也最有趣的小事:陈芸因为从小家境不好养成的习惯,每天用餐必吃茶泡饭,配芥卤腐乳(吴地称之为臭腐乳),又喜欢吃虾卤瓜,而这两样东西,被沈复称为平生最厌恶的东西,于是陈芸作恶心起便用筷子夹起卤瓜,强行塞进沈复嘴里,沈复掩着鼻子咀嚼,觉得脆生生似乎还挺好吃,又放开鼻子嚼,竟然觉得异常好吃,从此也喜欢吃了。沈复感叹道:“这些东西,开始讨厌,现在却喜欢吃了,真是奇怪。”陈芸笑着说:“情之所钟,虽丑不嫌嘛!”两人温馨和乐的夫妻生活,由此可见一斑。

光阴的流逝非但没有疏远夫妻二人的感情,反倒使他们更加亲密和惺惺相惜,两人经常携手同游,吟诗作乐,沈复有时外出,两人为解相思之苦互相通信,沈复于是刻了两枚印有“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字样的印章,自己执红芸娘执白,作为署名盖于信尾处,夫妻之间恩爱如此且又相敬如宾,说是神仙眷侣也不为过,令人欣羡不已。

而第二卷“闲情记趣”,让我赞叹的是沈复天真烂漫的文人情怀,以及超凡脱俗的艺术审美修养。“百无一用是书生”可能说的就是沈复这样的人吧。初中就学过他的那篇《童趣》,将蚊子看作仙鹤,草木昆虫看作森林野兽,想象力无穷;爱花成癖,有着独特的剪枝养节的方法,并且钻研出插花盆栽的秘诀,对花枝的数目形状位置都有要求,并且在芸娘的启发下做出昆虫的标本,穿插在盆景中,可以说是现代盆景艺术的先范了。

沈复和芸娘虽然生活清贫,但是他们的精神生活却是高雅充实的,他们住在充满古典文雅气息的苏州,没有远大的理想,对物质生活也没有过高的追求,也不求什么建树,但他们能够摆脱世俗的压迫,向往“布衣蔬食,可乐终生”的恬淡生活,这种精神深深地感染和震撼了我:原来生活是可以如此美好、如此惬意的,一切的外在的浮华感受,都源自内心的躁动,从而庸人自扰。那么,在物欲横流、急功近利的今天,《浮生六记》或多或少能平定一下我们日益浮躁的那颗心,去追寻一些灵魂深处更本质的东西,学会从容、淡定、坦然地生活,从而获得一些精神的慰藉。我们无需像陶朱公那样泛舟于太湖,也不必像陶渊明那样采菊于东篱,更不需要同叔齐、伯夷般殉葬于首阳山,只要同沈复和芸娘一样,互相执手,依偎于苏州的市井街衢之中,做一个普通平凡的人,就足够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就是人生的大境界吗?

笔随心动,我们读到的沈复眼中的芸娘,就是那样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长相是“削肩长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虽非绝色,但很耐看;性格也好,温和有礼,容忍有度,跟丈夫也是“岂敢”“得罪”,恭敬顺从;还有一手极好的女红,未出阁时,靠着纤纤十指养活了一家人,与沈复结婚后,又包揽了一家人的衣物;更为难得的是有灵气,好读诗书,两岁时就能背下白居易的《琵琶行》,长大后,写出令沈复都赞赏有加的“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样的诗句。跟沈复闲侃,脱口而出的“情之所钟,虽丑不嫌”一句,让沈复也吟叹不已。这样的才情,在当时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可谓出类拔萃了。

这样贤惠有才德的女子,竟然还无比大度,主动帮自己的丈夫物色美妾。当时浙江有个有才的妓女,叫温冷香。温冷香有个女儿叫憨园。陈芸觉得憨园年轻貌美且知情达礼,于是便想尽一切办法撮合沈复和憨园的姻缘。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憨园最终还是被豪门的人抢了去。而陈芸,竟也因此事惨失性命。念及此,不禁为古时女子受封建礼制的束缚身不由己的心酸无奈而叹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愿望可能是芸娘做梦都不敢想的,她固然是美好的,却也足够悲哀。

俗话说,恩爱夫妻不到头,这句话在沈复和芸娘身上竟也一语成谶。第三卷看得人好难过,有些坎坷是自作孽,有些不是。他们的不是。从受责于翁到失欢于姑,沈复、芸娘与父母之间因种种误会而裂痕愈深,再到为憨园薄情所伤,芸娘伤病日重。西人索债一事则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家庭矛盾彻底爆发,沈复与芸娘被逐出家门,不得不抛下一双儿女,寄寓他乡。往后种种不遂,贫病交加,沈复欲去索以往之债时竟连船钱也无,困顿至此,夫复何言。生活是要有保障才有情趣,可惜了,他们的生活却与帝国一同风雨飘摇。

读到这里不禁慨叹,生活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可能就是雷雨交加,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在路途的尽头笑看人们在尘世中浮沉。前面有多美好,后来就有多悲痛,这种强烈的对比观者都揪心,更遑论亲身经历的沈复,可这又能怪谁?怪就怪他们生错了年代,怪就怪命运的无情作弄,东坡有云:“事如春梦了无痕’,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不管好的坏的,都是经历,都是人生,我想,这可能也是沈复写作此六记的一个初衷吧。短短六记,确是写出了人世漂泊,亦真亦幻,各种离合悲欢如过眼云烟,谁也逃不过在这凡尘中走一遭。然而所有的情绪都是真的,所有的情感也都是真的,这就够了。

于贫苦生活中,一直保持陶然其乐之心;于喧嚣尘世中,始终不失宁静豁达之意。试问千年来,几多人能做到? 而沈复与芸娘,在我眼中就真正达到了如此境界。尽管他们的结局并不是那么美满,但是曾经拥有过也是难得可贵的。我想,在这尘嚣的凡世之中,随着沈复平淡生动的书香笔迹,临窗品茗,去觉察生活中的平常幸福,于欢乐场中忽开冷眼,于坎坷途中豁然开朗,也算是一种“小确幸”了吧。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浮生得若此,夫复何求。

 

【作者简介】

李昶昊,外国语学院2016级国汉2班,青岛人,喜欢读书、美食、一切小清新的事物,想要在最好的时光为最初的梦想尽最大的努力。



作者:李昶昊     责任编辑:陈丝丝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