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82184191

媒体交大

【管理50人】如何更好地推动我国轨道交通实现高质量发展

来源:管理50人    编辑:梁碧波   日期:2018/10/28   点击数:618  

学者简介

徐飞,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西南交通大学校长,中国创新创业学会副会长,中国铁道学会副理事长。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MIT)高级访问学者。曾任上海市青联副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

出版《战略管理》《重混战略》《纵横“一带一路”:中国高铁全球战略》《战略联盟稳定性、破缺性与演化实证》等近二十部著作、译著和教材。在国内外核心学术期刊及媒体发表90余篇论文和文章。主要研究战略管理、博弈论、创新战略、创新思维与战略领导力等。

2016年被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中国青年报社评为“学生最喜爱的大学校长”。


一、引言

在全球经济向低碳模式转变的大背景下,世界各国都将发展安全、高效、绿色、智能、人文的新型轨道交通作为未来公共交通发展的主导方向,轨道交通的客运将向高速、城市轨道交通、联合运输方向发展,货运将向重载化、快捷化、物流化方向发展。

进入21世纪以来,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推动下,全球轨道交通行业技术创新更迭,高铁扩建及升级已成为诸多国家大力发展区域经济的必然选择,大力扩展城市轨道交通成为各国舒缓交通压力、改善职住平衡重要途径。各国大力发展铁路轨道交通、城际市域轨道交通和城市轨道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轨道交通加速成网的趋势十分明显。轨道交通路网的快速延伸必将带动轨道交通装备市场快速发展,2018年全球轨道交通装备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400亿美元以上。

此外,轨道交通特别是高铁的“拉动效应”和“溢出效应”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交通引导发展”(TOD)从理念到行动,从愿景到现实,行稳致远。实际上,高铁正从“双轨”向“两化”(产业化、城镇化)提升,即从单纯的高铁建设,向高铁建设与沿线区域的资源开发、产业发展、城镇建设等一体化规划推进。以高铁为纽带,以站点城市为基点,形成以高铁为纽带的城市群,或将成为新型城镇化的理想模式。

然而当前,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深刻演变,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走势分化,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战乱恐袭等问题此起彼伏,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因素复杂交织,中国高铁“走出去”面临的不确定性和规制性风险进一步加大,未来我国必须要进一步推动轨道交通高质量发展。

二、推动轨道交通高质量发展的要点

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推动我国轨道交通高质量发展,关键要抓好四个方面。一是做好规划,因地制宜优化线路规划和站点布局;二是要拓宽融资渠道,防范债务风险,大力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三是轨道交通要加强与其他市场要素的有机协同,力争将TOD落实落地;四是加强市场化运营,创新服务方式,促进铁路与其他交通方式无缝对接,实现综合效益最大化。

城市轨道交通要立足构建多模式、多层次、一体化的公共交通体系,使广大市民有高品质的出行体验。纵观全球优秀的公交都市,如伦敦、巴黎、东京、哥本哈根、新加坡、香港等,公共交通系统均包含市郊铁路、市域轨道交通快线、地铁、轻轨、有轨电车等多种交通方式。每种方式均有其合理的功能定位、运能量级、服务特性和客流服务适应性,且各种方式功能互补、高效衔接、全面协同。

日本轨道交通网络发达、技术先进,尤以高效、方便、准点著称,并致力于提供人性化、无障碍为主要特点的更高水平交通运输服务。花园城市新加坡,以其一流的综合交通系统和前瞻性的“花园式”规划管理闻名于世,在狭小的空间,为高密度的人流物流车流提供优质服务。

需要强调的是,城市轨道交通的稳健发展,需要将包括土地储备与开发政策在内的多种因素综合统筹。香港长期坚持将轨道交通建设、运营与沿线土地、房地产开发以及后期物业营运捆绑起来,不仅形成轨道交通建设运营自我造血机制,保持轨道公司长期财务平衡盈余与可持续发展,也更好地促进土地集约节约利用。日本的私铁建设运营与土地开发的捆绑也有类似成功经验。

三、企业在轨道交通高质量发展中的角色

企业支撑着产业发展,而龙头企业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龙头企业能够有效整合行业优势科技资源,融通行业的技术研发,组织瓶颈技术创新攻关,加快研究成果共享与转化,优化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链,推动轨道交通装备产业整体升级,更好更快地提升企业和行业整体发展水平。我认为,这些企业主要在三方面发挥带头作用。

首先是战略联盟。企业通过战略联盟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形成共生共荣、协同演化的产业集群。龙头企业能够积极彰显引领示范作用,带动区域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充分发挥以企引企作用,吸引更多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企业来集群集聚发展。中国中车、中国中铁、中国铁建等头部企业和其他中国高铁企业及金融机构要加强协同,形成生态圈协作,最大限度地发挥行业整体优势和产业链集成实力,提高全球性配置资源、全产业链经营、关键价值链控制、核心技术掌控和高附加值盈利能力,全面提升国际化综合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

其次是技术创新。龙头企业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的主力军,要瞄准先进轨道交通四大战略方向,即轨道交通系统安全保障技术,系统综合效能提升技术,系统可持续性技术和系统互操作技术,引领轨道交通领域技术创新新范式,占领运输系统技术、标准、装备和集成能力体系的制高点。要利用国家大力推动“中国制造2025”十大重点领域的建设机遇,加快新材料、新技术和新工艺在先进轨道交通装备上的应用,重点突破体系化安全保障、节能环保、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技术,研制先进可靠适用的产品和轻量化、模块化、谱系化产品。

第三,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打造。21世纪是知识产权的世纪、专利技术的世纪,是标准和品牌的世纪。谁掌握了知识产权和专利技术,谁拥有标准和品牌,谁就拥有话语权,就可以主导市场。龙头企业要加强技术的原始创新能力和正向创新能力,加大应用基础研发投入,不断增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和专利数量,不断提升制订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的产业标准体系的能力,切实提升产品附加值和企业核心竞争力,努力建设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名企名品。

四、高质量发展离不开人才的支撑

总体而言,我国轨道交通产业人才基本满足需求,但挑战仍然严峻。在铁路系统主要表现在:人才队伍结构上不尽合理,高层次人才短缺,能够适应高铁乃至后高铁时代轨道交通发展需要的专业人才稀少;年龄结构上,老龄化严重,在铁路建设任务繁重的工程单位,该现象尤为突出;人才分布上不均衡现象突出,中东部地区人才资源明显优于西部地区。

在城市轨道交通系统,主要表现在:缺乏专业人才培养的科学规划,职业人才的数量和质量缺失,存在人才流失的情况。国内各城市轨道交通公司对城轨交通运营、管理、维护方面人才的需求愿望迫切。

此外,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高铁“走出去”也面临着自身国际化人才严重不足的窘境,有两类人才尤其成为制约国际业务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一是对目标国或地区政治经济人文了解,熟悉国际经济运行规则,熟悉海外标书方案起草和投标业务流程的海外市场拓展人才;二是“懂业务、通语言、会管理、善经营”的海外项目管理人才。

在人才培养方面,需要根据地区经济结构、产业结构调整趋势、行业成长和就业吸引力,建立专业设置与改革的灵活机制,以提高人才培养的针对性和支撑性。同科研机构、行业企业等联合开展人才供求调研,进行科学研判,增强人才培养的前瞻性。创新创业教育作为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重要抓手,全方位深入开展创新创业教育,将创新创业教育贯穿育人全过程,增强学生的创新精神、创业意识和创造能力。


来源:《管理50人》10月28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yNzU1ODk3Nw==&mid=2247483856&idx=2&sn=fba47acfab318b66302800e281250c17&chksm=fa7cf1fecd0b78e84885ebc84e6065d4e9421accbec41dbf3c21e147f339c50adcfce778e805&mpshare=1&scene=1&srcid=1028qvb2ItnUpeOohH75ht4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