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82284661

文化交大

【新生读经典】《由来一梦,休笑人痴》——读《红楼梦》有感

来源:校团委  作者:冉怡明 编辑:张惠媛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8/10/15   点击数:345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红楼一梦已过百载,拙于言语,但愿意以我的角度,“试遣愚衷”。

大观园里,“帐舞蟠龙,帘飞绣凤,金银焕彩,珠宝生辉”,多得是如云美女,秀丽多姿,对于她们,自来不缺少纷纭说法,我却想在此说说,我心里的宝姐姐。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形容薛宝钗为“冷美人”,她“品格端方,容貌美丽”、“罕言寡语,人谓装愚;随分从时,自云守拙”,她穿着“不见奢华,惟觉淡雅”,她住在大观园时房间 “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她的性格特点中确实存在虚伪和矫情的一面,喜爱黛玉的读者更是厌恶于她对于宝黛感情中的横插一脚,也有人因为她信奉并劝解湘云的的“女子无才便是德”、“总以贞静为主”对她生不出好感来。然而宝钗何其无辜,对于所谓“金玉良缘”,她又何尝在意,自薛姨妈与王夫人提及“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姻缘”等话以来,每每“远着宝玉”,后有元春赐下的东西中,唯有她与宝玉的一样,“越发没意思起来”。种种细节皆有迹可循,宝钗于宝玉,其实并无其他念想,更勿谈攀附。而在之后宝钗黛玉因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引出的和解也正正说明了宝钗性格中的“随分从时”并非小心眼的笼络人心,而是一种淡然出于真心的对姊妹的爱护。

这样一个女子,她所有性格特质中,最该令人关注的,该是一个空字。

宝钗出生于皇商之家,父亲早死,母亲无能,唯一的哥哥成日里斗鸡走狗溺于富贵,她须得早早料理庞大繁冗的家事,在黛玉湘云等仍每日里作诗吟对时,她已经早早练就了精打细算的本事,在协理大观园时才能脱口算出院子承包出去的所得。宝钗的聪慧和精明远不及此,她的处世之道才是更加令人信服,虽有人诋辱她的“人情练达”为虚伪的“投其所好”和“笼络人心”,但毋庸置疑的是,宝钗凭借自己的进退得宜的处世哲学确确实实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真心以待,甚至“七窍玲珑心肝”的黛玉妹妹,也最终将她视作亲姐姐一般爱戴和依赖。

按说,拥有的太多,心思还是会越发复杂,可我却觉得对于宝钗来说,恰好相反。生于繁盛之地,她同宝玉大不相同,宝玉的性格大概以一个“执”字可以概括,拥有太多,想留住的太多,所以终究失落。宝钗却不,这一点从她住所的素静也可得以体现,她仿佛早早看到了生活的真相,也明白所有穿花拂柳的旅途,终于还是会归于虚无,所以移情于这份空无,正如一个喜欢的作者曾描述她的那样,她“生活下去,成为生活本身”。

可巧的是,在大观园为贾母庆生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筵席正酣时,宝玉听至“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有感,竟然“怔怔落下泪来”,宝钗此时已瞥见端倪,暗忖“此人怕是已经悟了”,后黛玉道:“哪儿的事啊,看我试他一试。”几言几语,就刚刚懵懂走近生活真相的宝玉引开了,而那时,宝钗其实已经在那前面等着他了。

“漫漫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她早已经悟出个中滋味。

她的待人接物、聪明果断还有广阔的胸襟放在现在的社会,也恰恰是被所乐于接纳的那种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如何团结起周围的人?怎样将不愉快化干戈为玉帛?这些问题就要运用宝钗身上那些可贵的地方了,在小事上得过且过,适当的体察对方,做出让步,对于误解或是诽谤,付之一笑,毕竟清者自清,而在大事上绝不姑息养奸,有坚定立场,该出手时就出手。

而或许因为世人的自命清高,鲜有人做到这些,即算看破也清楚人存于世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却怎么也走不出人际交往甚至生活本身的怪圈。但其实也无妨,世界上哪那么多精明温和的“宝钗”,倒多的是矫揉造作的“林妹妹”,但无论哪一个,都是自己,都是一切烟云散尽、曲终落幕最后的倚仗。

但宝钗告诉我们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由来一梦,休笑人痴。

 

【作者简介】 

冉怡明,喜爱开辟鸿蒙的《红楼梦》,喜爱进退得宜的宝姐姐,笔力有限但是愿意用文字记录和抒发。爱好广泛,但十八般武艺样样疏松。个性由热情跳脱和冷静自持两面组成。爱着当下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