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华校园

西南交通大学“云情运卿”社会实践队赴马边调研少数民族教育情况

来源:交通运输学院  作者:黄莺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8/8/26 11:40:00   点击数:2314  

从8月12日到8月18日,在马边彝族自治县的这一周,来自西南交通大学的“云情运卿”实践队和留守儿童之家的孩子们一起学习、成长。为深入了解班上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更真实、全面地了解马边彝族自治县的教育水平和留守儿童的家庭状况、生活环境,实践队员们开启了此次调研,对班上7位同学的家庭进行家访。

相处的几天里,总是被孩子们的真挚无邪的感情包裹着,命运赐给他们天使的笑容,却并没有给予一片仙境。就像阳光下总有阴影,如果我们不去了解,不去发现,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后,藏着多少辛酸,那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目光里,含着多少期望,对许多孩子来说,如果不接受教育,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他的人生可能只有一种轨迹。

大多数家庭的经济状况并不好,经济来源只靠父母打工收入和低保的微薄收入,月月(化名)家庭是其中的典型。简陋的屋舍前,月月妈妈略显羞涩地接待了实践队员们,即使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真实环境还是令人触目的心疼,年久失修的墙壁只剩薄薄一层仿佛岌岌可危,狭小的房间内寥寥无几的家具衬出贫乏、空旷,屋内唯一的点缀大多是各色奖状。月月妈妈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和残疾的父亲,或许是家庭教育的缺失和贫乏的沟通使月月形成了内向的性格,她似乎习惯了课堂上安静听课,课间一个人默默折纸、画画,与人亲近是也总是露出腼腆的微笑。

 

类似这种问题层出不穷,马边彝族自治县的贫困现状迫使年轻人大量外出,许多家庭结构趋于两极化,另一方面,普遍存在生育的低龄化的现象,无形中增大了家庭的经济压力,使不少已经做了爷爷奶奶的人成了家庭的中干,既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又要负担起培养、教育尚未成熟的儿孙两代的责任。

前一天晚上通电话时,小婷(化名)外公说,“老师好呀,欢迎你们来,我还在工地搅水泥,回去就把地址发给您!”正如大多数留守儿童的处境一般,父母常年外出务工,家中生活全靠老一辈人打点,小婷家尤甚,由于失去工作能力的父亲、在西藏打工并且体弱多病自顾无暇的母亲,生活的重担完全压在了小婷外公外婆的身上,外婆种植水稻补贴家用,外公在工地做苦力活撑起了全家的经济来源,除了小婷外,他们还有另外一对年幼的子女和失去劳动力的父母需要照料,那一夜,他凌晨3点才收工回家。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囝囝(化名)家中,父母婚姻破裂留下了囝囝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公公在外地打工,从小便只有婆婆一人将囝囝拉扯大,同时还要照顾囝囝90多岁的曾祖父,她给人的精明能干之感或许是由此而来吧。婆婆也一直为囝囝灌输自立自强的观念,悉心的呵护和无微不至的陪伴使囝囝格外开朗活泼,有时甚至有些要强,看着菜地上正和其他小朋友打闹的囝囝,婆婆有些怅然,“我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囝囝好好读书,比我们有出息。”

 

在马边,家家有令人扼腕的处境,人人有令人叹息的遭遇,贫困是他们的“无期徒刑”,最令人心疼的是孩子们……小梅和小平,由于父亲有天生的智力问题,两兄妹的反应常常比别人慢几拍,学习能力、记忆力也比不上同班小几岁的其他孩子,努力尝试跟上大家的进度却无果,有时他们干脆不愿听课,独自在教室后玩积木、练字。第一次接触时,他们便让队员们感觉难以接近,习惯性把自己封闭起来,喜怒哀乐都让人琢磨不清,有时他们暴躁易怒,远远地推开所有人,弟弟更是情绪不稳,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有时他们又异常的乖巧温顺,渴望得到别人的关心。

 

 

因为家里情况不好,母亲在孩子年幼时便离家,他们全家只有靠表妹小玉(化名)的妈妈照料,国家近几年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为带他们来福音,在生活上许多方面给予补助,但也只是能够满足基本需求,难以承受孩子们长久读书的消费。他们的姨妈坦言,对姐弟两没有过多期许,只希望他们将来能生活自理。

 

通过家访,实践队员们深入了解当地留守儿童之家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进而更真实,更全面地了解马边彝族自治县的教育水平和留守儿童的家庭状况、生活环境。队员们也为家长们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多发掘并培养孩子们的兴趣,多与孩子们交流沟通并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鼓励孩子们树立一个为之奋斗的理想,引导孩子们形成自强自立的正确价值观……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一张白纸,只有在家长的协助下,他们才能绘出理想的轮廓,才有机会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临别之际,短短的五天却像积攒了说不完的嘱咐,不要随便发脾气、也不要一个人生闷气,不要欺负别的小朋友、更不要伤害自己,你们要更坚强、更勇敢、更自信……你们要好好长大。

千言万语,终究成了那一句话,希望你们茁壮成长,期待着你们枝繁叶茂的那天。(记者:舒丹 申钰洁 易佳欣 杨欢 周子涵)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