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讲话

最后一公里的聊天——徐飞校长在西南交通大学2014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来源:校长办公室  作者:徐飞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4/6/25 9:23:00   点击数:6984  

最后一公里的聊天

——在西南交通大学2014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校长   徐 飞


(2014年6月25日)

 

亲爱的2014届毕业生同学,各位老师,各位家长: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汇聚在这里,脚下是交大的热土,眼里是未来的憧憬,心中是不舍的情怀。待会毕业典礼结束离开这个体育馆,走出南门就是外面的世界,还有一公里的路程,同学们就要和母校说再见了。此时此刻我有许许多多的话想对你们说,也有许许多多的方式把话说出来,思来想去,我决定和你们聊聊天,话题是“担当”。

担当是什么?我以为,担当就是担起该担的担子,就像货郎的翻山越岭,农夫的精耕细作,读书人的修齐治平。担当是一种责任、能力和胸怀;是一种坚毅、秉持和恪守。简言之,“责任”与“坚毅”加在一起,可视为担当。换言之,担当是人的脊梁,是人立天地间的支柱。一个人可以不伟大,但一定要有担当:说到的事就要做到,该做的事就当仁不让,揽下来的事就要扛住,做错的事就要承担后果。进言之,担当是现代契约精神的核心,是人走向成熟最可贵的气质。

同学们,为什么要有担当,为什么要去担当?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人人都想扣住时代的脉搏奋力一跃。这是一个怀疑的时代,人人都不相信肉眼看到的外在表征;这似乎还是一个荒芜的时代,工具理性大行其道,价值理性却弃之一旁,人人惯于精神慵懒直到内心长草。同样,这又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自由人与自由意志结成了天然同盟。再则,这还是一个崇尚改变的时代,变革成为时代的主旋律和大趋势。面对这样的时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如何取舍,又如何付出,如何坚持。人生抉择,兹事体大。我想,天地虽大,仍有穷尽;你我虽小,唯有担当。人无担当,就会苟且塞责,随波逐流,进而像断线的风筝,随风飘逝。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这一年法国物理学家贝克勒尔发现了放射现象;这一年,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被清朝驻英大使馆拘捕;这一年,农历九月二十三日,光绪皇帝御准直隶总督王文韶所请,正式成立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西南交大的前身)。上述三件事,第一件改变了世界,第二件改变了中国,第三件改变了你我。究竟改变你我什么?改变了你我注定的缘分。这份缘分不仅仅是我们共同拥有“交大人”这个名号,更重要的是这份缘分内置着交大与生俱来的“担当基因”。

118年来,西南交大栉风沐雨,薪火相传;筚路蓝缕,玉汝于成。学校虽屡迁校址,数更校名,饱尝磨难,却像一只浴火的凤凰,巍然屹立不倒。交大深刻地融入国家、民族顽强奋斗和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在不同的发展时期大气沉稳、弦歌不断。所有这些如果没有担当,何以可能?担当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必定是西南交大的命运密码和永恒使命。

怎么去担当?担当并非空洞、抽象,担当是具象的,我以为它有“三头六臂”。它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向你们招手并发出最迫切的邀请。它“肩头”宽、“骨头”硬、“心头”热,它有“一双跨山踏海之臂,一双排沙简金之臂,一双拨云见日之臂”。

我多想你们做个肩头宽、跨山踏海的担当者,用远方打败迷惑。远方是什么?远方是时空的延伸,是万米开外的那座山和多年之后的那个你,是内心渴望到达的地方和式样。作为一个中国人,远方就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为一个交大人,远方就是“大师云集,英才辈出,贡献卓著,事业长青”的交大梦。

西南交大横跨三个世纪的奋斗业已证明,交大人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老交大人创造了百余项中国第一乃至世界第一,为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类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在新的历史时期,新交大人如何作为?造福人类是大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大事,不负青春年华成长成才是大事,做大事须有大作为。

同学们,请把目光投向远方,因为大尺度下可以看清小视域看不清的乱象和迷惑。看远才能揽物于胸,故有“年轻时看远,中年时看透,老年时看淡”之说。同学们,请选择远方,因为时代终将选择那些选择了远方和志存高远的人,恰如祖国终将选择那些选择了祖国的人一样。你们选择了远方并起而力行,坚定地与时代为伍,与大事业同呼吸、共命运,命运和时代就将选中你们。

举一个我们身边的例子。当很多人为成都修建二环高架带来的交通拥堵、粉尘污染怨声载道时,你们的师弟土木学院2011级本科生周平、谢子洋等同学想到的却是如何去改善这样的状况。他们通过二环路工地的实地调研,完成了研究报告《城市大型工程建设对大气颗粒物的影响及减排措施研究》,该报不仅获得全国大学生节能减排大赛特等奖,还获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青睐,他们刚刚从上海领回了“绿色未来奖”。

我多想你们做个骨头硬、排沙简金的担当者,用果毅打败困顿。果毅是什么?果敢坚毅!果毅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守,就是“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管风雨兼程”的执着,就是“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韧。1920年,英国哲学家罗素先生受蔡元培等人邀请来华讲学,几个月的讲学结束后,罗素先生在梁启超等为他举办的饯行晚宴上说:中国要有一打好人,敢于担当责任,敢于将自己的思想付诸实践,还要把这一打好人逐渐扩大为一万名果敢坚毅之士,纵使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同学们,你们即将进入大社会,总会遇到诸多烦心事和不如意,不免畏难甚或沮丧。你们要尽力练就天变不足畏的胆气、祖宗不足法的勇气和人言不足恤的心气。进入社会你们就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就要锲而不舍、坚忍不拔地跟困顿、逆境和命运抗争,相信日拱一卒,迟早将军。

再举一个我们身边的例子。在交大有一位衣衫土气、像个卖菜老头的布衣教授黄楠,他就是我们材料科学与技术学院的老院长。他淡薄名利、穷究学理,潜心人工心脏瓣膜科研,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失败了无数次仍不气馁,坚持探索,日之所思、梦之所萦,都是他上下求索的问题,黄教授甚至多次抽自己的血用于做抗凝血分析实验。皇天终不负他的那份坚守,现在他不仅创造了世界级的理论研究成果,为我校生命学科的振兴做出了突出贡献,而且已落地深圳进行产业化的产品,还可以每年产出超亿的产值。

我多想你们做个心头热、拨云见日的担当者,用旷达打败狭隘。旷达是什么?旷达是对生活的迷恋,是对自然的热爱,是对世界的乐观,是对推己及人的洞见,是个人禀赋的无声积累,是崇高的思想修养与伟大人格的自我表现,说到底旷达是一种格局。人的格局有大有小,小则四方之地、柴米油盐,大则宇内捭阖、大道人间。人能做到旷达,实在不简单。胸怀浩大,但不欲壑难填;意气风发,但不刚愎自用;目光深远,但不肆意贪婪。

心头热,就是心里一定装着团队、集体和大家,装着家国天下。这就必须拨云见日,突破狭隘和小我。让我们倍感自豪的是,交大人从来就不缺少这样的追求和情怀。从老校长茅以升造桥、炸桥和复建桥的慷慨壮歌,到老学长黄万里上书三门峡电站的矢志不渝;从抗美援朝(唐山)交大工程队的保家卫国,到今日“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下交大人的奋发有为,无不说明交大人交通天下的豪情与协和万邦的胸襟,无不说明交大人对事业、国家和民族的忠贞及对世界和平的热爱。

同学们,关于担当的话题今天就跟大家聊这么多。在结束我的聊天之前,想送一首歌给你们,这首歌是学校老师专为你们而创作的,歌名叫《出发》。交大的学子们,出发吧!满怀豪情地出发吧!母校永远为你们加油祝福,祝你们一切顺利,前程似锦!

记得常回家看看,回来后我们接着聊。

谢谢大家!

热点新闻

交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