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198172

交大人物

“疯狂技术宅”的梦想——专访我校“飞思卡尔”全国总决赛一等奖获奖团队

来源:新闻中心记者团  作者:林聘   编辑:阮琦   日期:2014/9/21   点击数:35067  

2014的8月23日你在做什么呢?在旅游,在实习,在打工,在家吹着空调上着网还是……

当大多数暑假宅在家里的人开始无聊时,另一些宅在实验室的人可就不这么想了。来自我校6个实验室“技术宅”们在8月23日,获得由教育部高校自动化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办,飞思卡尔公司协办的第九届全国大学生“飞思卡尔”杯智能汽车竞赛全国总决赛一等奖,但要知道:荣光的背后总有付出的支撑!

“疯狂技术宅”停不下来的10个月

“记得大三上期,期末考试后,大家都在准备回家了,而我们3个人没有选择回家,留在实验室开始飞思卡尔智能车的制作。此前,我们都没有接触过这个比赛,对比赛几乎一无所知,连编程软件都不懂如何使用,所以我们就在飞思卡尔半导体官网下载并安装了codewarrior编程软件,开始慢慢摸索使用。与此同时,我们带队老师蒋老师安排了上一届学长给我们讲解飞思卡尔智能车制作原理,并且我们也在不断查找资料,看技术报告,总结别人是怎么做的,就这样我们渡过了年前的寒假。回到家中,我们并没有停止,而是在空闲时间继续思索学习,看技术报告,学习使用编程软件。正月12号左右,我们又来到学校。”摄像头组刘强强的这个寒假基本代表这摄像组3人、电磁组3人的寒假。

新学期,除上课外,6个人基本都宅在实验室里研究智能车的软、硬件。刚开始在6教的实验室待到23:00,到了省赛、西部赛慢慢迫近,实验室从6教搬到9教,熬夜时从23:00延伸到凌晨1、2点。来到学校后,老师也将车模给了两个组的成员,刘强强、陈圣华、欧阳廷炳选择的是摄像头直立组(只能两个轮子接触地面),所以他们3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车站起来。

“当时也听其他同学说过车子站起来非常难,据说上届有些学长调了将近一个月车子才能站起来。要让车子站起来需要两个传感器——陀螺仪、加速度计,所以我们首先开始写驱动程序。我负责写一个传感器驱动,我的队友陈圣华写另一个驱动程序,由于我们两个对编程软件都不太熟悉,编写这两个驱动竟然花了将近一个星期。”要让车站起来除了有软件是不行的,还必须要有硬件,因此3人还花了将近一个星期去想如何组装车。当这些都准备好了,摄像头组开始真正调试小车,首先是让车站起来。“现在只记得当时我们很容易就站起来了,但一直都不稳定,就一直在实验室里面调车,到最后就能够很稳定站起来。”

当车站起来以后,就需要让车直立运行。车的运动控制大致可分为直立控制、速度控制以及转向控制。这3部分看似是相互独立,但实际上相互关联,相互影响,比如速度控制会影响直立控制,速度控制太过猛烈,会造成直立控制不稳定,也就是说,3者之间必须协调好。

“总的来说,从开始做车,除上课,我们都会待在实验室里调车,几乎所有课余时间都在实验室里,车模结构就改了不下10次。欧阳负责画电路板,也改了不知多少次,程序从刚开始直到比赛结束前都在修改。”刘强强介绍到,西部大赛前夕,整整熬了两个通宵。

准备比赛过程比较枯燥,每次试车时,都要认真观察智能车在赛道上暴露的不足,然后再推测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接着就是修改程序,然后再是无休止的试车,并且赛道跑过不久后,就要重新擦拭赛道。电磁组的杨昆说:“在体力、精神上都有较大压力。”

“老蒋”和神马浮云III

除了6个“拼命三郎”外,还有一个贴心的老蒋。老蒋就是信息学院蒋朝根老师,“私下我们就叫老蒋。”

老蒋和队员们的关系似乎比一般的师生关系再好一点。老蒋请队员吃了3、4次饭,“在电子科大时还去了一家挺豪华的馆子!”天热时,老蒋会带着西瓜给实验室的队员们带去关怀。虽然几个人建了群,他也常在群里问候队员们,但最令大家感动的还是老蒋深夜里依旧对队员们关怀有加。在全国大赛前,老蒋一周来一次实验室给同学们提建议、指导。临近大赛的几天,老蒋每天来一次实验室,“一般在9点或者10点来看我们,最晚深夜1点来,我们这电磁组待了20多分钟,又跑到另一个实验室去看摄像组。”董亦回忆道。

信息学院蒋朝根、吴宗玲老师指导的摄像头平衡组队取名为天佑队,由微电子专业陈圣华、欧阳廷柄和电牵专业刘强强同学组成;蒋朝根、龙文杰老师指导的电磁组队则取了一个青春个性的名字——神马浮云III,由交控专业董亦、微电子专业许恩宁、通信专业杨昆同学组成。为什么叫神马浮云III?因为西南交大参赛的第一届队伍将车子取名“神马浮云I”,后来第二届前辈将车子取名“神马浮云II”,于是就有了这一届的“神马浮云III”。

用兵之日

在枯燥心酸的实验室之后,6个人终于挺进全国总决赛。但原本信心满满的他们却发生了一个意外。预赛上午,神马浮云III在30秒调试之后走上战场,但是它竟然冲出了跑道。队员们很是惊讶,因为在实验中并没有出现问题,大家都不说话,午饭吃得很少,信心满满瞬间成了压力山大。虽然在老师面前装作有说有笑,老师却还是发现了异状,但老蒋对他的队员们很有信心,好在预赛取上下午成绩中的最好成绩,所以下午的比赛至关重要,不能再有差错。“我们把车子作的调整全都改回来,恢复实验室设置。”下午比赛时,队员们很紧张,“我手都冰凉冰凉的。”董亦说到。下午的比赛成功了,他和队友们激动得站起来握手拥抱!第二天的决赛更是一举夺下电磁组、摄像头组一等奖。

比赛后,大家也没有闲下来,东奔西跑,有的忙着保研,有的跑到北京实习,而“老蒋”也依旧在教师的岗位上努力。(学生编辑:白晓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