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7187631

交大人物

#无研究不硕士# 治学、修身的中文系才子王治田

来源:新闻中心记者团  作者:白晓萍   编辑:阮琦   日期:2013/4/28   点击数:7941  

 如果你想找到王治田,除了八号教学楼,图书馆三楼的前几排即可看到他。中文专业的他,温文尔雅,学者气质浓厚。采访过程中,他旁征博引,不时跳出来的诗词古文、名言警句令同是中文专业的笔者十分钦佩。

治学:立身以立学为先 立学以读书为本

采访王治田时,他正在图书馆里看《钱谦益与明末清初的文学》。他的研究生专业是中国古典文献学,在谈到为什么选择这一专业时,他说到:“这其中有一些偶然。”当初他本来报考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因为调剂,转到了古典文献专业。但他对这一专业照样很早就有了浓厚的兴趣。高中时,他就很喜欢读《红楼梦》,高考后几个月,读到了邓遂夫点校的庚辰本《石头记》,在对一些字句的推敲中产生了浓厚兴趣。“现在能够进入古典文献学习,或许也是一直的缘分吧!”。

一般人看来,文献学是一个很难且枯燥的专业,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在故纸堆里进行文献的整理和辨别,但在王治田看来,这其实有个很大的误解。“首先,文献学和文学其他方向比起来并不一定更难。因为文学研究不光要求有足够的文献学功底,更要有文艺学方面的知识。其次,文献学是我们进行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工具。一方面,文献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历代典籍的流传情况,为我们考察作家作品时提供基础和依据;另一方面,文献学也可以帮助我们尽快有效地检索到想要找到的材料和信息。”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要研究“梅花”这一意象在古代文学作品中的演变,如果没有文献学的知识,将是相当庞大的一项工作。其实,只要去古代的相关类书去找找,就会容易很多。

谈到读书,王治田表示,他有一个宏观计划,这是根据学期课程安排而制定的读书计划。研一上学期,唐诗研究的课程学习中,他读李贺与王维的诗集,而根据现在的课程安排,他正在细读李白的诗集。除了通读诗集之外,在图书馆走动时,看到一本吸引他的书时,也会坐下来细读一番。当问到具体的读书经验时,他认为仅是泛泛的读书容易忘记,要把精读、泛读结合起来。所他习惯于做读书笔记,当遇到好的诗句、有意思的故事时,他都会记录下来,有时他还会抄下书的目录,琢磨别人写作的思路。但他并没有停留在做笔记,为了让这些知识与文学常识深入脑海,他常常背诵。在本科期间,他曾背过《唐诗三百首》中的大多数诗歌。王治田坦言,本科期间的学习大都是打基础,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需要在自己的专业上多下功夫,多看专业书,但是他仍希望自己可以多看些其他方面的书,如历史、政治类,拓宽视野。至于读书是否有窍门,王治田回答到:“有。最聪明和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本一本地读,读经典,读名著。”

谈到论文写作,他说道,在读书与学习的过程中要厚积薄发,不要功利化,不要为了写论文而去读书。读书是一个过程,我们要从中发现研究的兴趣点。比如,上学期唐诗研究课作的关于《李贺、李益“二李说”考》的期末论文。他首先并没有想到这点可以做的,而是在通读了几种李贺诗集(包括三家注本和叶葱奇的注本)之后,发现了李贺和李益二人的乐府歌诗在当时已经被宫廷乐工们齐名并称,这就说明二人的乐府歌诗确实存在着比较的可能性。然而由于二人在后世影响的不同和诗歌风格的悬殊,很少有研究者能注意到这一点;即便是少数注意到的,也对这一史实采取了否认态度。正是发现了这一可疑点,并深入发掘,才形成了他的这篇论文。“这样看来,我读的李贺诗集和相关书籍最后在论文里面体现出来的其实很有限,但正是这个过程给了我真正的启发和收获。”

享受学习中文的过程,不把查找文献当作一种任务去完成,他比别人学习得更轻松,更快乐。

修身:独学而无友 则孤陋而寡闻

王治田非常钦佩国学大师钱穆,在高中时他就读到关于钱穆的文章。本科一年级时,有一次读到陈勇的《钱穆传》,更是对这位国学大师产生了浓厚兴趣。“钱穆先生完全是靠自学成才的,没有很深厚的文学家世背景,这一点使他的文章很容易引起我们这些农村走出来的学生共鸣。”“此外,钱穆身上体现出宋儒精神和人文关怀,也是很值得今天学者学习的地方。”可以说钱穆先生的求学、治学经历,担当与奉献精神都是他学习与努力的榜样。

以文会友,“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学习,交流切磋,可以提升自己,拓展思路。”在周末,王治田喜欢去找朋友们聊天,与不同学习、工作经历的人一起畅谈,增长学识,开阔视野。“我在本科时,就认识传播系的一些喜欢读书和思考的同学,我们当时还自发成立了一个读书会,经常交流读书体验和心得。因为专业不同,所以读书的范围也就并不限于自己的专业,反而是一些哲学、社会学方面的书,能够有利于我们的修养和提升对社会人生认识的。”他还说到,“这样所谓的读书会,其实也并不限于交流书本范围之内的事情,而是会联系社会实际和生活体验而谈。记得当时读过哈耶克、波普尔等人的书,这些书虽然和自己的专业没有什么关系,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比专业范围内的书更有意义。后来大家毕业之后,虽然读书会的形式不在了,但经常有机会一起聊天,还是很快乐的事情。”当然,除了读书与学习外,工作上他也很努力。值班助勤时,他喜欢和办公室的老师聊天,不仅丰富了社会经验,也能增加人生阅历。

老子说:“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做于易。”现在的他,认真学习,专心看书、做研究,简单、专注与平静,希望在未来的求学道路上,他可以走得更远,为学术做贡献。(学生编辑:陈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