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81262772

教学科研

#优秀研究生导师#艺高为师 身正为范--访2012年西南交大优秀研究生导师程谦恭教授

来源:新闻中心记者团  作者:杜亮   编辑:阮琦   日期:2012/11/7   点击数:15824  

“在接下来的攻读研究生的时光里,你将和我在一起,朝夕相处,度过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科研时光;而在这段时光里,你所能取得的成绩无疑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你未来的发展。”这是2012年优秀研究生导师、地球科学与环境工程学院程谦恭教授教师个人主页上的导师寄语。教师主页上,除了对他丰富的求学、工作历程、80余篇国内外重要期刊和学术会议发表的论文及10余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项等信息,还具体到对研究生的招生要求和期望。

1983年6月,程老师在西安地质学院(现长安大学)完成地质普查与勘探专业本科阶段的学习,进入宁夏地质矿产局工作。一年后考取了西安地质学院构造地质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直至1997年获得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博士学位毕业。

回想起博士阶段的学习情景,程老师说:“在校期间,导师的学术修养和对我们负责任的态度对我的学术思维的培养影响很大,当时老师主要是一对一的方式授课。”讲到关键处,程老师摘下眼镜,在桌上比划起来当时老师给他上课的情景:“当时是在老师的家里上课的,讲的是滑坡动力学的知识,老师讲稿上写的全都是自己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思路,一条一条的想法写在本子上,会给学生讲这方面研究到什么程度了,哪些方面还可以研究,需要研究到什么程度,老师都思考得非常清楚。”

“那时导师的横向项目不多,上课用了很大的精力,主要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我们对科研领域的理解和入门。前一个半小时老师会讲学术方面的东西,后半个小时老师会聊自己的人生经历,自己经历过的重大工程及遇到的问题和解决的办法,也讲到他在山东大学读书时有名的‘三钱’导师对他自己的影响。”

“这种教育和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老师的学术修养、师德及对学生认真负责的态度,对自己至今都影响深远,好的导师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自己产生深远的影响。自己也时常会换位思考,想到自己的求学经历,也希望给自己带的学生更多有益的帮助。”

“虽然要带研究生,搞科研,但我认为授课始终是教师最主要的任务之一。”程老师所开过的本科、硕士、博士的课程从遥感地质学、构造地质学、岩体力学,到地质灾害专论、岩土体的损伤与断裂等有12门之多。“有给本科生开课的学期,我将自己百分之七十的精力用于本科生的授课教学,其它精力用于科研。”

程老师还谈到:“在自己的主页当中更多的介绍自己的信息,是为了让学生选导师之前对自己的导师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保证自己的兴趣和特长能够和导师的研究领域和学术特色有一个比较好的衔接。”程老师要求自己指导的每位研究生首先要想清楚自己读研或读博的目的;而且入学后必须与导师一起制定未来几年的学业规划。此外,除了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导师的布置的学习任务外,博士生入学后在工作室学习和科研工作的时间不能少于10小时,硕士生在研究生一年级期间至少1个星期内主动联系1次导师,研究生二年级时在工作室学习和科研工作的时间不能少于8小时。

程老师说:“在以往招收的同学中,没有进行很好学业规划的同学在中途就会出现积极性与动力不足,对自己约束不够的情况。从长远来看,一个人的成功有两方面是最重要,一是要有好的机遇,处在同一平台的人,机遇是差不多的;剩下的关键就是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是学业规划。”

“程老师是生活上的益友,学习上的严师,”程老师指导的09级直博生王玉峰说到,“他平时亲切温和,看到程老师生气是你的运气,在学习科研方面对我们要求很严格。”

文华是程老师曾指导过的03级博士生,他在开学前期没有进行很好的学业规划,而是把过多的时间投入到校外设计院的兼职工作当中,学期过半学业依然进展缓慢,当时了解情况后,“我把他当面狠狠批评了一顿,当时我就说,你要是想赚钱就退学专心工作赚钱,要么就要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你的学业当中,人生的每一阶段只能有一个最重要的目标,在各阶段应该做好最该做的事,业余生活可以丰富一点,但学业方面一定要一心一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2004年的12月,这是北方最寒冷的时期,程老师带领文华、宋章等三位研究生一起去山西工地进行现场试验的监测工作,当时气温降到了零下20多度,工地离县城又较远,交通很不方便,“我们就直接住在工地现场临时搭建的板房里,生蜂窝煤炉子取暖,就这样早晨起来的时候,被子的上面依然满是霜,工地监测施工时常要自己拿着铲子铲土......”直到2005年的6月才结束了工地的监测工作。

2005年3月到9月,经过7个多月的反复讨论和修改最终将室内模型试验的方案确定了下来,有了前期的现场监测数据和长时间的试验准备,试验的实施就要相对顺利一些了。程老师说:“试验数据处理阶段比较繁琐,也是检验耐心的阶段,科研往往在这个时候看到希望,也在这时显得最为艰难。当然每一次的坚持到最后的付出都是有意义的。”

基于此次试验成果的总结提炼,2012年1月,程老师指导的文华博士的学位论文《湿陷性黄土地基中矩形闭合型地下连续墙桥梁基础负摩阻力作用机理研究》,被评为2011年四川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黄土地区大跨度桥梁地下连续墙和箱型基础的应用研究”项目也获2009年度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

程老师经常亲自带领研究生团队去地质灾害现场考察。“对于搞地灾研究的人来说,地灾现场就是最好的实验室和教科书,”从程老师地灾调查现场带回来的照片来看,他的深蓝色的工作服,学生清一色的迷彩服是他们每次“标准”的着装。2005年10月19日,程老师带领硕士研究生李传宝、李朝辉、舒中文、唐军平、孟祥龙在云南哀牢山进行地灾调查,途中突遇大雨,他们将哀牢山中的大片芭蕉叶弯折顶在头上遮雨,看着当时照的照片,程老师微笑着说:“搞地质的人都懂得那一些苦是必须要吃的,应该吃的,也是值得吃的。”也正是在这样和自然地质的“亲密”接触中,程老师对人文历史地理和摄影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专访过程中,程老师谈到了他的求学经历、科研历程、恩师教诲、学术追求以及在此过程中取得的成就和成功背后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付出。这些经历的背后展现出的是一位优秀的研究生导师对学生无微不至关怀之情、严谨治学态度和坚韧执着的科研精神。(学生编辑 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