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6320638

交大人物

雏鹰学者任显楷:在文科“试验田”上下求索的“拓荒者”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沈彬彬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8/3/7   点击数:7620  

风尘仆仆,是众多国际汉语系学生对任显楷老师的最初印象。“匆匆忙忙赶来,任老师背着一个鼓鼓的黑色背包,一坐下就拿出纸笔和电脑,开始对我们课题进行指导。”说起第一次因SRTP课题指导见面时的印象,国际汉语系2015级本科生陈喜润这样描述道。

“用‘上下求索’这个词来形容,我认为是比较贴切的。”看到短短几年,任显楷在学术科研上就取得显著成绩,外国语学院院长李成坚教授作出如是评价。

而回顾近几年的学术发展,任显楷明显感觉到,自身的成长与交大在2015年开始实施的一项学术发展计划——“雏鹰学者”密不可分。


视学术为志业,从雏鹰变雄鹰

时间拨回到2015年的9月11日。西南交大徐飞校长在首批“雏鹰学者”聘任仪式恳谈道:“希望大家要珍惜荣誉,视学术为志业,从雏鹰变成雄鹰!”走出会场,任显楷明显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入选的,是西南交大为使优秀青年教师快速成长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青年学者而实施的青年教师拔尖人才培育计划——雏鹰计划。

凭借2014年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2015年获得教育部留学归国人员科研启动金项目,另外发表过多篇核心论文等优势条件,任显楷得以成功入选该计划。之后,他继续保持着学术论文的写作和发表势头,在学术上逐渐成长、成熟,并逐步成为学术团队的带头人和学院的学术骨干。

回忆起自己的导师,如今在读的硕士三年级研究生贺斯琴同学和笔者分享了任显楷老师在《西方文论》课上的一幕。在讲到“优美”与“崇高”这一对美学范畴时,任显楷老师引述康德对这一对概念的论述,“美有两种,即崇高感和优美感……崇高感动人,而优美则迷醉人。崇高必定总是伟大的,而优美却也可以是渺小的。崇高必定是纯朴的,而优美则可以是经过装扮和修饰的。”听完康德的论述,贺斯琴和其他同学依旧觉得云里雾里,摸不着边。这时,任显楷就用中国古典诗词来举例,比如大体上来说,豪放派的词具有崇高的品质,婉约派的则彰显为优美。“通过这样深入浅出的说明,让我们对这样一对学术概念产生了一种亲近感,从而对其获得了一个初步的印象。”贺斯琴这样说道。

除了在课堂上对研究生循循善诱,任显楷对自己指导的本科学生也是关怀备至。陈喜润回忆说,他们SRTP小组曾经提交给任显楷一篇准备了一个多月的论文。收到论文后,任显楷对论文并不满意,在文稿中提出了很多明确具体的修改意见,比如哪些方面存在的问题,缺少哪些材料,需要做些什么改动,以及小组科研工作下一步需要如何开展。“严是爱。我们往往在失败中收获的指点更多,进步也更大。”此外,让陈喜润印象深刻的,还有任显楷的电脑键盘。“任老师电脑按键中的大部分已经磨掉了字母,侧光映衬下能看到明显的手指长时间敲打留下的印记。”

不仅学生对他有颇多好评,学术同行提起任显楷也纷纷竖起大拇指。陈喜润告诉笔者,国际汉语系其他老师都对任显楷称赞有加,常告诉学生“某某方面的问题可以多请教任老师”。

在本学院兢兢业业工作之外,任显楷还积极外出参加学术会议以及参加不同学术组织,用李成坚院长的话来讲,就是开始逐步“入圈入流”。“雏鹰计划对自己的另一个促进,是让自己进入了一个高水平的学术平台。”任显楷老师告诉笔者,借助这个平台,他得以和其他高水平学者进行交流,让自己的研究和思考方向向“跨学科”的研究范式转化。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他与同是雏鹰学者的建筑学院教授刘弘涛展开学术交往,同刘教授负责的“世界遗产国际联合研究中心”形成了学术交集。两位老师目前酝酿在2018年产出跨学科的实践性成果。


人文引领,文化融通,立足四川,走向世界

2015年,对任显楷而言,是关键的一年。也正是在那一年,除了入选雏鹰计划,他开始进入并逐步负责四川省区域和国别研究重点基地美国研究中心的日常工作。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地持续推进,“高铁走出去”的步伐愈发矫健,任显楷欣喜地看到,近年来,国别和区域研究益发成为我国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基于此,国家在学术科研方面对国别和区域研究越来越重视,相应的投入也逐年增加。

在2017年,更是从北京传回来好消息: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批准备案的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项目库中,西南交大美国研究中心赫然在列。这就意味着,国家将对中心给予为期三年的项目经费资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研究中心还同时获得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个类别的课题资助。这即是由俞森林教授主持的应用研究类题目《“一带一路”与美国:中国交通技术走向美国的问题探索与策略研究》和任显楷主持的基础研究类题目《美国的语言政策研究:奥巴马到特朗普时期美国的语言政策与实践的动态跟踪研究》。任显楷表示,这两个选题都是针对美国研究领域而提出的具体问题,同时又与我国的国家战略息息相关,并且还关涉到西南交大的学科特长(轨道交通),“应该说,美国研究中心非常好地服务于上述各个层面的要求。”


译介中华典籍,彰显文化自信

翻阅任显楷老师的学术简历,其中一项项针对《红楼梦》海外译介研究的学术成果让人眼前一亮。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唐均教授、王鹏飞教授和任显楷为代表的外国语学院“《红楼梦》译介研究”学术团队,正不懈努力推动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向世界。

任显楷告诉笔者,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工程。这里最重要的方面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或现代转型。“中国文化走向世界,首先要回答是中国文化的哪些内容走向世界以及如何走向世界。”他说,中国文化的精髓来自于中国传统,今天我们也大张旗鼓地高呼传统文化。“但是传统文化从内容到表现形式是否能够被当代世界所接受,则是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面对今天新的时代特征和国际交流的背景,任显楷认为,传统文化需要进行现代转型。在内容上,要将已有的文化传统作为再度创作的“能指”基础,赋予其符合现代思维特征的意蕴,从而创造出新的“所指”,造成传统文化的意义增殖。在形式上,利用新的技术手段和媒介方式进行新的创造,从而让传统文化焕发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众所周知,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其背后是中国政治和经济实力强有力的支持。任显楷欣慰地表示,得益于中国国力的显著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日渐宏深,世界各国对于中国文化也越来越重视。“这样的态势也相应地提升了中国学人进入国际学术大家庭的文化自信。”

谈及学术初心时,任显楷莞尔一笑。“无他,学术是世界上最好玩儿的事情。”对于未来,他表示将继续完成《红楼梦》译介研究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并在美国研究领域展开进一步的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