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7333480

交大要闻

【省两会交大声音】每经记者专访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科教强川 人才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杨弃非 余蕊均   编辑:梁碧波   日期:2018/1/30   点击数:3484  

内容摘要:

  “科教强省,人才兴川,人才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囿于先天地理条件,四川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并不具备资源禀赋上的比较优势,因此必须要依靠人才这个资源,“不仅要继续引进人才,更要加大科教投入,培育人才。”

“创新驱动发展,那什么驱动创新?人才!”在参加四川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成都团审议期间,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表示,四川作为教育大省和科技大省,应该抓好、用好人力资源。

作为新一届省人大代表,这位高校校长对科教和人才有着天然的情怀。“无论是全面深化改革,还是培育新动能,所有的行为都要由生产力中最根本、最活跃的因素——‘人’来完成。”

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      每经记者 余蕊均 摄


自2017年夏天以来,多地接连出台新政,掀起了一场火热的“人才争夺战”。徐飞对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囿于先天地理条件,四川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并不具备资源禀赋上的比较优势,因此更要依靠人才这个资源,“不仅要继续引进人才,更要加大科教投入,培育人才。”

“科教强省,人才兴川,人才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徐飞表示,只有从源头上抓住了“人才”这个核心要素,才能实现经济强省的建设目标,并在改革中取得突破。

关键词:人才

创新驱动发展 人才驱动创新

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已是各界的共识。在四川新一年发展布局中,创新的重要性被多次强调——深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被视为引领四川未来发展的“一号工程”。梳理四川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创新”一词共出现了37次。

创新驱动发展,什么驱动创新呢?“当然是人才。”徐飞向记者举了两个例子:当比尔·盖茨被问及离开微软后是否能东山再起时,他肯定地回答,“只需要100个微软员工,我就能再造一个微软”;再看以色列,尽管资源匮乏却可以成为公认的“创新国度”,靠的也是人才。

人才之于四川有何重要性?在徐飞看来,特殊的地理环境,让四川和东部沿海地区相比并不具有资源禀赋的优势,在此客观情况下,突破点之一就是人。“人才是生产力的根本,又是一种可持续、源源不断的资源,是需要被善加利用的富矿。”

徐飞特别强调了教育的“优先性”——教育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支撑性,人的素质、水平、能力的高低都取决于教育,四川作为教育大省与科技大省,拥有大量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资源优势,这与人才培养的现实需求恰好不谋而合,因此要用好这些资源条件。

随着“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尊重创造”的社会氛围日益浓厚,各地都在积极招才引才,地处西部内陆的四川如果要和沿海地区同场竞技,就一定要发挥创造性思维。徐飞举例说,西南交通大学的“海外院长制度”,就是将触角伸出去,希望通过“以才引才”的方式,将全球的优秀人才引荐过来。这项制度自2013年推行至今,已聘用了27个海外院长,“他们既是服务交大的‘千里马’,同时还是学校面向世界的‘伯乐’。”

当然,引进人才,更要留住人才。徐飞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今年春季开学后,西南交大就将对新入职青年教师实施“双轨制”聘用管理。新进教师入校后的前5~6年潜心科研,不上课(头2~3年)或少量上课(后3年),旨在他们学术生命力、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能做出高水平研究。“一定要尊重人才成长规律,让人才在恰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

关键词:经济

经济被赋予“新内涵” 新经济将是重点

2018年四川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是建设经济强省的关键一年,并首次明确通过抓好“四项重点工程”,来构建经济强省战略支撑。

在徐飞看来,四川从“经济大省”向“经济强省”跨越,首先还应该重新审视“经济”内涵。他表示,经济在科技发展的过程中已被赋予新的内涵,而这种内涵应兼有传统经济和新经济的特色,特别是随着传统优势日渐消失,新经济将成为重点。

“究竟什么是新经济?”徐飞向记者解释道,“我认为,对四川而言,新经济的重点应该包括新科技、新制造、新环保、新消费四个方面。”

徐飞认为,新科技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基因、物联网和区块链等前沿科技,其中人工智能重要性尤为突出。“这是一场范式革命,是结构的、颠覆性的,并且已从研究领域过渡到应用场景。”

他特别提到此前“阿尔法元”(AlphaGo Zero)战胜“阿尔法狗”一事,“这是纯机器思维对人类的胜利,意味着雷蒙德·库兹韦尔所说的‘超人工智能’不再是天方夜谭。”徐飞感触颇深地说道,这提醒着我们要有危机意识,不断更新和提升对科技的认识。“高科技、深科技、硬科技、黑科技、幻科技等,层出不穷,大行其道。”

在说到新制造时,徐飞表示,除了通常所说的信息化、智能化、高端化外,还应包括自主化,即自主创新研发的能力。虽然四川通过积极的招商引资聚集了很多企业,“但还没有完全变成自己的东西”,现在应该想办法做到“并跑”甚至“领跑”。而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和人才将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新环保,徐飞表示,除了大气治理,还要注重对水土的修复。在他看来,四川是一个农业大省,“四川的自然禀赋不能忘、不能丢。”

对于新消费,徐飞的看法是,随着消费不断升级,消费对GDP的贡献占比会越来越重,四川要把握这一轮机遇,积极发展教育培训、文娱休闲、康养医疗等消费经济,同时重点抓好“品牌化”建设,“产品一定要品牌化,品牌要名牌化,名牌要国际化。” 

关键词:改革

通过“评价体系”改革先行先试

对外靠开放,对内靠改革。在徐飞看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改革、开放和创新三个关键词。“大家都知道,深圳是开放的代名词,浦东是改革的代名词,雄安是创新的代名词。”徐飞说,“对四川来讲,究竟哪些方面的改革要与全国保持一致?哪些方面应该发挥引领作用?这是应该思考的。”

记者注意到,此次四川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改革”:如深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推进重点领域改革;加强“放管服”改革等等。

徐飞认为,四川人骨子里有着创新改革的基因,“比如广汉向阳镇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拉开了农村改革的序幕;全国第一个股票场外交易市场‘红庙子市场’诞生在成都;西南交大率先启动的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徐飞表示,应该通过改革试出点东西来。问题在于从哪下手?他的建议是,根据组织行为学“考核什么,得到什么”的原理,四川可以率先从评价体系和机制上进行突破。

“改革有改革的动因,改革更有改革的价值取向。”徐飞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过去很多报告只关注传统指标,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指标跳升的确让人痴迷,但也引发了诸如“数字造假”问题。如今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传统考核内容也应该相应调整,应该对现行评价指标和KPI进行优化。”

如何改?徐飞表示,诸如全要素生产率、科技进步对经济的贡献率、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单位能耗、人均收入等,可以反映一个地区真实经济实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指标,应纳入评价体系,“从质量而非数量上,去反映政府部门的绩效,呈现这个地方的发展。”

在徐飞看来,随着改革的深入,“乱作为”的现象已越来越少,但“不作为”“慢作为”等情况仍然存在,因此急需设计一套与现行发展相适应的评价体系,以调动和激发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源动力,实现“不用扬鞭自奋蹄”。

新闻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杨弃非、余蕊均  2017.1.29

http://m.nbd.com.cn/articles/2018-01-29/1188165.html?amp;isappinstalled=0&from=singlemessage&from=timeline&from=timeline&from=single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