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2908023

媒体交大

【今日头条】省人大代表、西南交大校长徐飞:四川为世界高铁建设提供教科书级场域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李寰 杨晓蓓   编辑:梁碧波   日期:2018/1/27   点击数:1302  

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

西安至成都的运行时间由普快11个小时缩短为不到4小时。

成都到贵阳的运行时间为3.5小时。

这一组数字的背后有一个光鲜的名字——高铁!


1月25日上午,成都至贵阳的高铁正式开通,实现了三个半小时到达贵阳的目标。这对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来说尤其自豪,渝贵铁路控制性工程,新白沙陀长江特大桥、新凉风垭隧道建设过程中都有西南交大人都作出的突出贡献。从2012年到2017年,四川从“动车时代”进入了“高铁时代”,四川高铁迅猛发展,从绿皮火车到最新的CRH3A新型动车组,火车速度越来越快,安全性能越来越高,开通的铁路线路越来越多,铁路服务越来越优质……近五年,四川铁路建设一日千里。

四川建高铁到底有多难?桥隧比最高达95%!即100公里的线路中,95公里需要建桥修隧道。

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现在还不能忘上学时乘坐绿皮火车的感受:“时间极其漫长,人是从窗户上塞进去的,没有座位,只能‘金鸡独立’。现在坐上平稳快捷的高铁,这两种感受有天壤之别。”徐飞说,2012-2017年正是四川从“动车时代”向“高铁时代”全力迈进的阶段,这标志着老百姓出行的速度更快。徐飞介绍,“十二五”以来,整个四川省一共建成投产成渝客专、成绵乐客专、兰渝铁路广元至渭沱段等23个项目,投产新线1198公里,开通里程居全国前列。其中开工时速200公里/小时及以上的线路里程就达到了919.2公里。

四川高铁即将进入四通八达的时代,而在千年之前,李白曾经写下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诗句。曾经一度时间,四川的高铁发展相比东南沿海,中原以及北方地区都有很大的差距。那四川高铁建设到底难在哪里?徐飞说,这主要受四川地质结构的限制。四川盆地由邻近青藏高原、黄土高原、云贵高原的众多山系环绕而成,周边耸立着秦岭、大巴山、巫山等山脉,地震断裂带分布广、地震烈度高。西成高铁、成贵高铁、成兰高铁、以及建设中的成昆铁路扩能工程和川藏铁路等出川铁路干线都必须穿越这些山脉,导致出川铁路桥隧比非常高,通常达到60-95%,成兰铁路平安隧道就长达28.4km,西成客专文川河特大桥全长23.8km。这些数据在整个世界的高铁建设中都是罕见的。

徐飞进一步指出,四川绝大部分地域是喀斯特地貌山区,遍布岩溶、暗河等不良地质,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地质地貌条件,高铁建设过程中绝大部分靠隧道和高架桥,对于安全施工有很大的难度,工程设计也需要克服险峻地形的挑战。以西成高铁为例,在四川境内要穿越了大巴山、油气构造区等复杂地质区,因此西成高铁具有极高的桥隧比,在四川境内要穿越36座隧道、76座桥梁,桥隧总长约136公里,占线路总长的82.4%;而在穿越秦岭山区时,隧道里程高达127公里,更是有94%的线路需要修桥以及架隧道。四川在高铁建设过程中,通过各种先进技术手段克服了重重困难,这在世界高速铁路建设史上绝无仅有。正是从这种意义上讲,四川为世界高铁建设提供了教科书级场域。

四川高铁的意义何在?四川“心腹”的地位将得以实现

12月6日,当西成高铁通车之后,很多成都人都在欢呼,西安成了成都的“后花园”。高铁的建设对四川经济,旅游的影响何在?

据徐飞介绍,按照国家铁路“八横八纵”的规划,四川将建设三条衔接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际大通道,成都经西宁到乌鲁木齐的中西亚客运通道;成都经兰州到乌鲁木齐的中西亚货运通道;成都经格尔木到喀什的西亚(南亚)货运通道。三条衔接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大通道:成都经宜宾经昆明至东南亚(南亚)的客运大通道;成都经拉萨至南亚的货运通道;成都经攀枝花经昆明至东南亚(南亚)的货运通道。四条连接“三圈”的高速或快速铁路通道:成都经达州至京津冀(长三角)的通道,成都经西安至京津冀的通道,成都经武汉至长三角的通道,成都经贵阳至珠三角的通道。

成绵乐城际铁路2014年12月20日正式投入运营,标志着四川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高速铁路客运专线从无到有,该线路投运后,成都、德阳、绵阳被串联起来形成一小时经济圈,大大提高出行速度的同时也能推动沿线地区产业、经济发展。

成渝高铁的运营,标志着成渝1小时快速交通圈的顺利构建,大大提高成渝之间旅客运输质量和能力,充分发挥成都、重庆两大国家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缩短成渝经济带城市群之间的时空距离,带动沿线城市化发展。

西成高铁于2017年12月6日开通运营,西安至成都的运行时间由普快11个小时缩短为4小时,该线路途经我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秦岭,为世界首条穿越艰险山脉的高速铁路,同时标志着华北地区至西南地区又增加一条大能力、高密度的旅客运输主通道,对于加强关天经济区与成渝经济区的交流合作,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提高人民群众出行质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陕川两省形成了一日经济圈。

渝贵铁路开通,成都至贵阳动车组由成渝高铁顺接渝贵铁路,实现成都至贵阳3.5小时的快速连接,也使得成都至贵阳、广州、南宁、长沙等地,都可开行长途动车组。

徐飞说,除了经济意义,高铁对于城市旅游资源的开发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以成绵乐客运专线为例,线路经过了诗意浓浓的李白故里江油、历史悠久的德阳孔庙、神秘莫测的三星堆遗址、世界上最大的石刻弥勒佛坐像乐山大佛、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秀甲天下”峨眉山等旅游风景区,这些原本各自独立的城市旅游点,通过成绵乐客运专线的连接,形成一个旅游整体去吸引游客,使其成为四川境内最具魅力的旅游经济走廊,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四川旅游经济的发展。

四川给世界高铁的贡献?西南交大帮助多在国家修高铁建学院

徐飞说,交通强国中的“强”字不仅是形容词,更是动词。“交通强国”不仅仅是“在交通方面是强国”这个意思,更应该解读为“通过交通使国家强大”。作为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支撑性的交通成为一个抓手,和科技一样具有重要地位。

在世界高铁的建设过程中留下了西南交大的身影,俄罗斯莫喀高铁高铁、印尼高铁等凝聚了西南交大人的智慧。2015年,西南交大作为中国政府推荐和指定的大学与印度铁道部合作共建印度铁道大学;按照中国政府和埃塞俄比亚及非盟领导人的会谈成果,西南交大参与援建埃塞俄比亚铁道学院项目。学科建设、专业配置等一揽子方案由西南交通大学设计,将弥补这两个国家在铁道建设人才培养上的空白。同时,西南交大还协同中铁二院参与俄罗斯“莫斯科-喀山”铁路联合科研攻关,承担多项科研项目,为顺利完成莫喀高铁的设计等任务提供坚强支撑。

此外,西南交大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养高铁产业链人才,帮助这些国家建好高铁,用好高铁,管好高铁。仅2016年和2017年两年里,西南交大就为俄罗斯、埃塞、蒙古、老挝、肯尼亚、印度等40余个国家的官员与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先后开展了肯尼亚“蒙内”铁路、老挝“中老”铁路技术培训等国际培训项目。多年来,西南交大在轨道交通领域已经累计培养了来自全球8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5000余名国际留学生。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 封面新闻 2018-01-26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寰 杨晓蓓 摄影报道

https://www.toutiao.com/i6515215206195397127/?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from=singlemessage&timestamp=1516956968&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isappinstalled=0&iid=23450342803&utm_medium=toutiao_ios&wxshare_count=5&pbid=59854331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