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897228

媒体交大

【半月谈】新华社长篇通讯:成都,是个什么样的“都”?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外宣报道   编辑:梁碧波   日期:2017/12/4   点击数:726  

青藏高原臂膀东延的尽头,岷江滋润的沃野中央。成都,一座2500多年未曾更改过名字的城市,从历史深处一路走来,在新的时代依然与时俱进、拔节生长。

古往今来,多少知名城市随着历史变迁而沉寂。然而,成都自灿烂辉煌的古蜀文明起,历经秦汉“列备五都”、隋唐“扬一益二”的鼎盛繁华,直至今天成为对标世界、领跑西部、“最具幸福感”的国家中心城市。虽屡经战乱与灾害,却从未黯然失色,反而愈加奋发昂扬。

成都,永葆活力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基因?除了人们津津乐道的闲适与慢生活,流淌在这座城市血液里的文脉,其实是包容友善、乐观坚韧,是创新迭出、开放共享。

穿越历史氤氲、走过大街小巷,我们试图解读这座城市的“成长密码”。


上善若水的包容,

让城市充满了无限的成长可能

“嗞……嗞……嗞……”,红油翻滚,海椒浮沉。一大桌人围坐在一起,夹起毛肚或鹅肠,在沸腾的火锅中“洗刷刷”。几乎所有人,提起“成都”,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热气腾腾“可以涮进一切”的火锅。

成都,也如火锅一般,包容万象,麻辣鲜香。包容,是这座城市最主要的精神气质之一。

即使作为火锅与川菜之“魂”的辣椒,原本也是一种“舶来品”。传到巴蜀之地后,与花椒一起,成为当地百姓的最爱。一番包容吸纳、精研细酌之后,终成“美食霸主”。

就像各类食材都能在成都的火锅里相得益彰一样,东西南北来到成都的人们,最“巴适”的感觉就是这座城市的包容友善。成都人不排外、不欺生,大家都能在这里找到回家的感觉,找到成长的舞台。

以史为镜,成都的包容,让它与一些历史名人间产生了伟大的互动。

世人皆知是都江堰造就了“天府之国”,而主持修建都江堰的李冰,却是当时的“秦人”;

治蜀兴川的诸葛亮也是“外来户”,却为今天的成都留下了一个闻名遐迩的人文景点;

李白、杜甫、陆游……这些古时的“蓉漂”诗人,客居成都期间均写下大量传世佳作,甚至攀上创作高峰。

成都的包容,在今天城市激烈竞争时代也成为城市发展积蓄人才的“引力波”。

11月7日,著名创新企业锤子科技,在成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新品发布会。引人注目的不仅是新品发布,还有创始人、CEO罗永浩宣布锤子科技整体“搬家”到成都的新闻。

“应届毕业生选择就业城市魅力排行榜,成都第一。来成都,年轻人都很高兴。”罗永浩说,“我全家都搬过来了。公司一些犹豫的人,来成都逛了一圈,也决定要来了。”  

为什么年轻人高兴呢?因为这座城市对年轻人包容得甚至有点“偏爱”。今年7月,成都市宣布了“人才新政12条”:

本科大学生可直接落户、找工作7天免费入住人才公寓、5年内配建35万套人才住房、对外籍人才推出“实习签证”“创业签证”……

据成都市就业局统计,新政实施仅2个月,就有超过7万人的各类人才来到成都。

无论内生还是外来,本土还是异域,从饱受水患中学会兴修水利的古城成都,以博大的胸怀、上善若水般地包容,兼收并蕴,为我所用,培育着独具特色的天府文化。

比如川剧。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教授说,川戏虽创于四川,却博取了昆曲、秦腔、花鼓戏等众多地方戏的长处,雅俗共赏、庄谐并举。

即使在市井街巷,也处处可见文化包容的产物。锦江河边有一条美食街——“香香巷”。巷子全长不过60多米,却大大小小地开了16家店铺,茶馆、酒吧、川菜、火锅、烤肉、西餐、泰餐、甜品……全球美食,尽在一个袖珍小巷。

△香香巷,一条仅65米的小巷子,里面却挤满了各种美食,是小资吃货们的心头最爱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成都对外来文化的包容,既成就了建城史上的种种辉煌,也逐渐沉淀出动静皆宜、快慢兼容、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城市新格局。  

在成都最繁华的百年商业老街春熙路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千年古刹——大慈寺。史载,唐玄奘就在这里受戒。而大慈寺院门咫尺之外,就是各类餐厅名店、咖啡水吧汇聚的“太古里商业区”。

一边是佛语禅音,一边是世俗时尚。然而,来这里的人们,却都觉得毫无违和之感,反觉两种文化相融,更具吸引力。

△大慈寺前,是西南最时尚的购物仿古街区太古里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大慈寺与太古里,最古老与最时尚,衔接的不仅仅是多一点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包容,还体现在今天城市建设和管理者在公共服务方面以人为本的孜孜追求。较低的生活成本,相对物美价廉的物价,快捷方便的基础设施,优美宜人的生态环境……让人民群众生活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成都乐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申波说,成都创业的“试错”成本较低,创业团队来自物质方面的压力小了,能更好地专注产品。该公司的软件“咕咚运动”已成为全国最大运动社交平台。

2015年,四川蓝光英诺发布了全球首台3D生物血管打印机。公司首席科学家康裕建说:“生物医药是个周期很长的行业,需要能静下心来的人才,而成都提供了这样一种环境。”

包容,就能汇聚众方。成都的汽车制造业从无到有,如今一汽、东风、吉利/沃尔沃等接踵而来,汇聚成千亿级汽车产业集群;游戏也是从无到有,形成了手游创客汇聚之地,并诞生了世界最火手游——王者荣耀。一位软件工程师感叹:“现在,大家不是已经在成都创业,就在回来创业的路上。”

成都自古以来有“吃讲茶”之说,指的是旧时发生争执的双方,一起到茶馆里请公众评判是非,亏理者端茶认错。


△吃茶,吃讲茶,是成都市独特的人文景观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如今,很多成都茶馆将传统文化“吃讲茶”拓展,开辟议事茶厅,在“吃讲茶”“摆龙门阵”里协商议事、和谐共治。

成都市因势利导,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社区治理委员会,在社区普遍建立党群服务中心,为人与城市和谐共生提供丰厚滋养、文化沃土和创造源泉。  

从历史到现在,包容,让成都这座虽从未更名、却不断变化的城市,向着各种可能蓬勃成长,在不同历史时期创造出不同的惊喜。

骨子里的乐观,

使城市充满生生不息的成长活力

位于城市中心的成都博物馆,陈列着一尊东汉陶俑,因夸张笑意而让人印象深刻。

它头扎布巾,立于石墩之上,上身赤裸,单脚跃起,左臂环抱小鼓,右掌似在挥舞鼓槌,满脸堆笑,咧着大嘴,一脑门皱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笑。

利用出差间隙来到博物馆的北京创业者周劼人说,“这个陶俑真是像极了成都人!成都人总是那么乐观豁达,总能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蜀地自古多战乱、频灾难,而灾难恰恰激发出成都人性格深处的弹性,愈挫越勇,愈悲壮,愈乐观。

据统计,近百年来,四川发生5级以上地震多达234次,成都多有所波及,其中尤以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影响最大、破坏性最强。

然而,面对灾难,乐观的成都人且行且进,经济不降反增,情感不淡反浓。

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6年,地处西部的成都市,经济一直保持较快增长势头,GDP先后超越宁波、青岛、杭州、武汉等城市,去年更是以超过12170亿的成绩位列副省级城市第3位,9年前进了4个位次。

纵观历史,乐观的成都人在灾难中辗转历练,造就了独特的治世哲学——审时度势,因势利导。

自古饱受水灾之患的成都人,历经大禹、鳖灵、李冰治水之后,在不断地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形成了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并最终缔造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  

乐观培育了成都人独特的生活方式,爱美食、爱泡茶馆、爱逛古镇……统计显示,目前成都拥有3万多家茶铺或茶楼,2016年共“吃”掉了698.1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长期居于全国城市前列。  

成都人爱休闲,但他们也在为生活、为工作而奔忙,只是善于找寻其中的平衡点。四川著名本土文化艺人李伯清说,确实成都人爱休闲,但成都人的“休闲”不是懒惰和不思上进,而是“劳”后“休”,“忙”后“闲”。  

同一天里,成都会产生不同的场景:

向南,沿城市中轴线,高新区、天府新区里,各类软件园、开发区、写字楼、企业总部里,人们忙忙碌碌、争分夺秒,甚至床铺就架在办公室里;

向西,中国“农家乐”的发源地,郫都区农科村里,竹椅摇摇,绿树成荫,盖碗茶摆起,闲适安逸;

向北,从成都青白江始发的中欧班列,载着平板电脑、汽车和水果、牛肉等,呼啸地往来于中国与波兰、德国、俄罗斯之间;

向东,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像城市呼吸的“绿肺”,两边点缀着无数青砖白墙红窗棂的川西民居,“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不存在”“巴适得板”……成都人的幽默举重若轻,以俏皮的方式,调侃生活的酸甜苦辣,发现生活的美好,就连方言的声调,也在尾音上扬中体现着骨子里的乐观与豁达。  

成都人的乐观,藏于街巷之中,隐于生活细微之处,每一处都诉说着这座城市的过去,也看得到未来。



△古风古韵的锦里已经成为新的人文旅游地标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现代诗人冯至在《杜甫传》里说道:“人们提到杜甫时,尽可以忽略了他的生地和死地,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从他描写成都那天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座城市的人;这座城市的乐观,也感染了这位避乱而来的诗圣。

有一个杜甫在成都的趣事——杜甫建草堂的时候,家中没有碗可用,听说大邑出瓷器,就给大邑的朋友写了一首诗“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毛斋也可怜。”收到信的人赶紧说“杜先生要家俱,赶紧送来。”

从“春夜喜雨”到“江畔独步寻花”,杜甫在成都的三年零九个月创作了240多首诗篇,其中不少意境明快、自然天成,与他此前辗转流寓时期“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形成鲜明的反差——成都人以善良和热情慰藉了诗人漂泊的心灵。  

成都人的乐观与坚毅,成就了当下成都蓬勃发展的活力。在宽窄巷子里有一爿临檐泥塑店,店家把自己的塑像摆设在一列名人之间。当游客通过带笑的眼尾纹、轻挽的长发辨认出眼前的主人公时,他笑得更加开心。  


△在成都宽窄巷子里,一名捏面人的艺人把自己的快乐形象摆放在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小像的旁边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一爿小店,在宽窄巷子、在锦里,往往就是一家人的生计,乐观的成都人体现出极强的谋生就业能力。

这座拥有着超过20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很多人都是自主创业、自谋生计的人,从65米长的香香巷到延伸百公里的天府中轴大道,从菁蓉小镇到天府软件园,从掏耳朵的手艺人到开发软件、编写代码的程序员,兴旺的何止360行。

成都市就业服务管理局局长游永志介绍说,在成都800多万就业人口中,近半数的人在从事第三产业,其中超过100万人属于灵活就业,比如:开网店、开滴滴、钟点工、做烧烤、摆摊摊……

成都尤其成了共享经济的“幸福里”。在许多城市被限制、被质疑的共享单车,在成都的拥有量却超过80余万辆,骑行指数全国第一。“滴滴”注册司机也超过40万人。

游永志认为,共享经济在成都广受欢迎,说明“共享文化”正好接轨了成都的城市文化认同。共享经济创造的灵活就业模式,正是天性乐观、追求自由、喜欢劳逸结合的成都人的“最爱”。

“敢为天下先”,

创新是城市成长的不竭动力

成都人周海涛又在忙着找办公室了。作为“果小美”公司高级副总裁,3个月里他搬了3次办公室。

这家主打“无人零售”的创新公司,在成立以来的141天里以“核聚变”的速度增长着。刚成立时几个核心员工,第二个月变成几十个,第三个月几百个,第四个月后达到数千人。

创新,既是当下成都最热的词汇之一,也是贯穿成都数千年发展史的一个重要词汇。

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提花织机,出土于成都天回镇老官山汉墓,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水平;

成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天然气的地区之一,还是秦汉时世界漆器制造中心和世界最早雕版印刷术起源之一;

人类的第一张纸币——“交子”,诞生在宋代的成都……

即使到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成都依然以“敢为天下先”的姿态领时代潮流:

新中国第一支股票“蜀都大厦”诞生在成都;

第一个股票场外交易市场“红庙子”在成都;

成都还是最早的农村改革发源地之一;

与重庆一起获批全国统筹城乡改革试验区;

是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重点区域……

成都的创新创造精神,从未脱离过传统文化的根基。

在快与慢、旧与新的辩证法中,成都既守住了川戏、蜀绣、盖碗茶,又能“慢工出细活”,以工匠精神设计和制造歼—20、C919、高铁……

成都创新的能力,不仅在产品,更在于对人的解放和激发,对体制机制的革新。

西南交通大学材料学院黄楠教授,研究了一辈子的“血管支架”。经费紧张时,他要靠抽自己的血来当实验品。可当“第一代可降解血管支架技术”出来时,却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投资。 

然而到了2016年,第二代血管支架技术还在试验阶段,主动上门要求转化的企业已蜂拥而至。


△成都国际金融中心 周孟琪 摄

前后冰火两重天,为什么?

“当年所有权模糊,企业担心投资打水漂,所以不敢投资。现在通过改革,明晰了所有权,锁定了收益,企业有了‘定心丸’,自然愿意投资。”成都市科技局局长卢铁城解释说。

这项始于西南交通大学的“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被称为科技界的“小岗村”试验。科研人员职务发明可以和学校一起按比例确权并享受收益。

改革前,西南交大3年时间仅转化专利7项;改革后,仅一年多时间,就已完成170多项专利的分割确权。

成都市又顺势推出了促进高校院所科技成果转化的“新十条”,为制度创新再加一把火。目前,这项改革已被在蓉的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等广泛接受并应用。

今年9月,积极寻找城市发展“新引擎”的成都市,专门成立了“新经济发展委员会”,目标是2022年新经济产值达5000亿元以上。

成都确实有这样的实力和未来。据统计,即使是目前,成都市的新经济总量指数、发展指数、竞争力,已在全国排名第四、第六和第七位,大数据、云计算、数字金融等新经济代表行业在全国城市位居前列。

当然制约也存在。由于历史的原因,成都的创新结构像一个“哑铃”:

一方面,拥有大量的高校、科研院所和科技人才;

另一方面,拥有富士康、京东方、中国中车等顶尖制造业企业。 

一旦打通两者之间狭窄的通道,巨大的创新产能瞬间就会迸发出来。

在成都正南方向,一片曾经的田野上,一个环绕湖水的“科学城”正在拔地而起。一批未来可能成为“独角兽”的创新企业,正在不同的平台上孕育着。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是清华大学西部第一个产学研创投综合平台。其“易充无线”或将改变电动汽车充电方式。仅半年时间,该项目就已完成4轮融资,市值近7亿元。  

——北航西部国际创新港,全国空中三千多架民用飞机即时数据一览无余;量子传感实现极限物理的精密测量;专业矢量无人机可应对森林峡谷等恶劣环境……

——亚信安全大楼,人们仿佛走进科幻大片,数十台电脑屏上不分昼夜地上演着网络安全攻防战。去年仅为一个省提供的服务,就破获网络欺诈3465起,挽回损失上百亿元。

盆地自古多开放,

内陆腹地折射丝路今昔

党的十九大之后,成都市重新编制了城市总体规划,以“世界眼光”定位未来城市发展“三步走”战略目标:

至2022年,全面建成区域中心城市;2035年,全面建成国家中心城市;2050年,迈入世界城市行列。

雄心锁定“世界城市”,很多人会心一笑之后,或许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内陆城市的条件反射。然而,仔细研究成都城市发展史,你会发现,走向世界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盆地城市的深深印记。

考古专家、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王毅介绍说,新疆和田地区出土的汉代织锦和蜀锦织机,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大量有关蜀锦、蜀绣、蜀杖等的文物文献,都无可质疑地证明,汉唐时期成都因大量生产丝绸等精致货品而成为北方丝绸之路的制造业和物流中心、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  

时至今日,成都在开放之路上又焕发出新的风采。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号召下,通过发达的航空业和国际铁路,无论身在世界何处,你都能发现成都的影子。

△成都廊桥夜景 周孟琪 摄

10月26日晚,一架满载成都旅客的“功夫熊猫”客机,缓缓滑出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航站楼,它的下一站是美国纽约。这条飞越北极圈直达美国东海岸的航线,是成都的第104条国际航线。

据统计,2016年,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达4600万人,一架架飞机密集起落,这座机场已然位列世界最繁忙机场第27位、国内第4位,甚至有航线已进入全球20大最繁忙航线排行榜。

而正在修建、将于2020年投入使用的天府国际机场将使成都成为全国第三个拥有双机场的城市。

每天,从成都出发,出阿拉山口,沿着古丝绸之路直达欧洲的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不断把“四川造”和“成都造”运往欧洲,同时又将欧洲的各类商品运到中国。

△“中国-欧洲中心”伫立在成都天府大道旁

自2013年开行以来,稳定、省时、高效的蓉欧快铁已经成为了中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化的标志之一。俄罗斯莫斯科、波兰罗兹、德国纽伦堡、荷兰蒂尔堡……一座座欧洲城市与成都通过蓉欧快铁连在一起,今年来,成都国际铁路港已发出713列蓉欧快铁,同时还可实现每周“去19回11”的双向稳定运行,在全国中欧班列中保持领先。

“通过蓉欧快铁进行跨国商品贸易,运输时间仅为海运的三分之一,运输成本仅为空运的四分之一。”成都国际铁路港投促中心中级主管王桂飞说。  

从事平行汽车进口业务的周俊波告诉记者:“过去西南地区进口汽车需要从天津和上海海运进口,一等就是两三个月。现在,蓉欧快铁直接运输到成都只需要25天。”

开放的环境吸引了众多国际企业、机构在成都设立办事机构,经贸和文化交流成为成都对外交流的“双引擎”。  

据统计,目前成都市已有17家驻蓉领事机构、34个国际友好城市、281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与22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经贸关系……

△11月的成都,一名外国女子在成都的竹椅上,享受地道“老成都”的“掏耳朵”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开放,历来是成都与世界对话、与友人沟通的重要方式。

据考证,生于蜀中的晚唐诗人李珣,其先祖便是隋朝来中国经商的波斯商人,他们将波斯草药引入了中国,而李珣除了写诗,更研究药学,其所著的六卷《海药本草》对《本草纲目》亦有影响。  

虽然地处盆地,但成都的文化基因里从来没有“封闭”二字。

巴蜀文化学专家谭继和教授认为,所谓“盆地意识”很大程度上是外人加于成都身上的印象。封闭与落后,不是成都的主流文化,只是历史上某个或几个短暂的时期。


△崇德里,当代成都保存下来的回忆,它并不是仿古,也没有修旧如旧,而是让古老和时新牵手而行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如今,更充分、更全面、更深度的开放,让成都在向世界的学习中成长,也让成都的成长对世界更有价值。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包容乐观孕育创新开放。

拥有历史厚度、人文温度和发展热度的成都,与共筑“中国梦”、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同步,正大踏步地向着未来进发。


来源:《半月谈》2017年11月27日

http://kscgc.sctv.com/sctv/video/124751_shared.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