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804300

文化交大

【新生读经典】钮晓云:存亡绝续之秋——读《曾经风雅》

来源:校团委  作者:钮晓云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7/11/16   点击数:1279  

当辜鸿铭以青年才俊的身份回国时,中国文化正在西方思潮的蚕食下日渐衰微,苟延残喘。

“缘何崇洋媚外之风盛行,而传统文化日渐式微”?这是辜鸿铭的困惑,也是传统文化的困境。

但大师毕竟是大师,他不像满口“之乎者也”的老夫子,一味守旧,无力地宣扬传统,他像一条小溪,灵活地在困境下迂曲回旋,面对不同的阻碍,选择不同的方法。

“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是为了将我们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去晓谕那些四夷之邦。”先生说。

存亡绝续之秋,若想像小溪一般涌入大海,需要的不是自说自的固守,而是需要一些改变。这样的改变是对目标的执着与清醒认识,是将自身价值与外界潮流进行灵活比对后对于困境的逐个击破,是勘破了困境带来的新生的敏锐与进取。

英文版的《千字文》《论语》《中庸》,在困境中汲取了变通精神的辜鸿铭,用一篇篇震惊世人的巨著,唤起了国人对传统的热爱,而那条小溪也终于汇入大海,获得新生。

我不禁恍然。

于人生逼仄,我们要拥有的便是那份变通精神,绕开高山之巅的智慧。杨绛先生说“沉潜水底,不觉水流。”倘若辜鸿铭没有数十年学习中西方文学的积淀,他何以在困境中打破自身桎梏,拨开漫天云翳,如一只扇动翅膀的蝶盘旋飞舞,让传统文化灼灼其华?我不敢想象倘没有裘继戎于京剧日渐衰微之时,结合传统与现代灵活创新与改变,裘派京剧会否如楼兰古国般随风而逝,不敢想象倘没有马一角夏半边对水墨山水画的改变留白,南宋山水是否还能熠熠生辉,不敢想象……

而今的人们在小小的困难前止步不前,一头撞上前行的荆棘,再无法如小溪般曼妙身姿汇入大海,这份变通精神的缺失是少了数十年一日的坚守执着还是少了改变的勇气与超越,又或是那生命深层的自信与强大的精神伟力?

恐怕都有吧,而我的眼中只有在人生逼仄处兀自改变练习英文版三字经的辜鸿铭。

一点可笑的瓜皮帽,一条固执的花白辫儿。

坚守自我的人,在那个人人思变的年代是饱受嘲笑的,可当抛弃了那条辫子的学生在课堂上哄堂大笑时,辜鸿铭先生却不屑一顾:“我的辫子在身上,你们的辫子却在心中。”

振聋发聩。

我们不能否认一场场革命给人们带来的巨大改变,世界的改变推动世界的进步。然而,多少人仅仅是外貌上的改变,思想上却亦步亦趋,不能有自己的主见,盲目追随西方文化,却将中国文化中优良的部分一一摒弃,心中却沾沾自喜,这种改变还不如坚守。

可笑的是改变并不一定是进步,而当弱者不能坚守时,强者却有坚守与改变的矛盾统一。辜鸿铭先生说:“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是为了将我们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去晓谕那些四夷之邦。”

穷则思变,变为固守。当世界天天新日日变的时候辜鸿铭先生能不被改变的假象所迷惑。动荡是时代的特征,而内心坚守之人能轻易射中问题的根源,在行动方式上略作改变,仍遵从内心信仰,在被西方思潮蚕食独立思想的年代,守住中国文化的根。

辜鸿铭先生并不想改变世界,他顶着旧时代的辫子在学堂里行走,他将《论孟》译成西方版本又将西方著作引入中国。他只是不想被世界改变,只要能在这乱世中俯仰自如,可他终究是在西方东方文化交汇改变影响的年代碰撞出来一座绝尘仰止的高山。

一切心灵的固守都是有强大灵魂的支撑。对所求之物的信任,赋予固守之人一双敏锐的眼眸,让他从改变的虚空中寻得其命根,并明确自身与他人世界的关系,让世界更好地为他们坚守服务。

我不敢想象没有辜鸿铭先生坚守中国文化,在那个一切旧事物都被抛弃的年代,发扬传统,中国传统是否已被洇灭在时光长河中,不敢想象,没有伏生固守儒家经典,在焚书坑儒的年代,藏起一本《尚书》,儒家文化是否也如楼兰古国随风而逝,更不敢想象倘没有朴存先生固守积墨笔法,挥毫大作,范宽的山水画派是否已无迹可寻?

固守的人总是饱受屈辱的,可他们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笼住了内心追求,当世界面目全非时明确最初的信仰,他们也许以为自己只是在坚守自我,却最终守住了中国文化的根。

我的眼前不再只有辜鸿铭先生一个人了,坚守者撑起全社会的人格坐标,我呢喃着: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世界千变万化,他们将永生。


【作者简介】

钮晓云,2017级德语班学生。嗜爱旅行,郊游,尤爱看书。性格含蓄内敛,不喜喧嚣,追求沉稳,甘于谦逊力求品格善美。她说,读书来自生命中某种神秘的动力,与现实利益无关。而阅读经验如一路灯光,照亮人生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