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092830

文化交大

【新生读经典】纪航:精神的朝圣者——读《瓦尔登湖》有感

来源:校团委  作者:纪航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7/11/1   点击数:1034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渡河的石子,物欲的激流湍洗下,不少人选择随波而去,从此堕入温和的无底洞,就像陷入泥沼的角马。而唯有那些灵魂的智者,选择向死而生,生而为人当为精神的朝圣者,朴素相望翘首而盼素养的坚定者,才可不负此生信念。

濯濯君子,不苟合于污浊世俗,不相依于富贵阿谀,温软如玉,有气节却不失风度,梭罗便是这样的一位君子,他抛却利禄功名,只身栖息于深林。君子之风,山高水长。他坚守着时代的沧桑,三千繁华,与我何干。独往时,山川日月自相映发,看得见凛然。梭罗在踏入深林不接受外界资助的时候,不知是否犹豫过,当他在一无所有时,不知是否后悔过,想过放弃。然而,凭借着那股闯劲,那种与世俗决裂,给世人证实的决绝使得梭罗毅然离去,不曾回首。

梭罗生活在工业刚刚崛起并且呈蓬勃发展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人们正直登天堂,人们正直下地狱。”狄更斯的独白抨击着每个人的心灵。鲁迅曾以“悲凉之雾,遍被华林”来形容贾府隐蔽于三春繁华下的萧瑟秋风,更可形容迷失在太平的醇酒中的人们,繁容的背后掩藏着危机。人们屈从于时代潮流的摆布,欣然将自己交给冰冷的机械,将灵魂赎给逐利的撒旦。长此以往,人们将会成为物欲的牢奴。梭罗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想唤醒人们的内心。名与利,浮华与躁动,就如同生长在人身体里的骨刺,不停地戳中敏感的神经,直至麻木。瓦尔登湖畔两年零两个月的生活,他将其称之为简朴隐居生活的一次尝试,可这何尝又不是凭借一己之力,来渴望撬动起整个人类的内心呢?

“千秋永在的自然山水高于转瞬即逝的人世豪华,丘园泉石长久于院落笙歌。”工业化日益摧残生态,使得自然日益苟延残喘,试问:能否再得荣璨秋菊,华茂春松?能否再得云白风清,兰芳桂馥?作为博物学家的梭罗,真正仔细地研究了动植物,可谓细致精细,不厌其烦地描述下去,更是唤起了人们对自然的向往。

梭罗在书中这样写到:每一个人都嘲笑旧的款式,但又虔诚地仿效着新的款式。他详细地探讨了对于节俭的看法,只满足生活必需即可,再多都是对资源的浪费。大机器生产下,生产速率越来越快,产品越产越多,更加满足了人们追求奢华的心态,而梭罗的研究醍醐灌顶,唤醒人们的内心。

蓬勃发展的工业和商业塑造了一个个拜金浅薄的防空洞,借此抵御生活真实的淡雅和温和。繁复盲了你的眼,冗杂迷了你的耳。快餐式的生活在不经意间使我们变得浅薄化、粗鄙化,使我们的心灵变得愈加粗糙而愚钝,我们期待着情怀的表达,期待着精神的朝圣者,期待着自然生态的复兴。人生若不行胸臆,纵年百岁尤为天。梭罗携一把斧头,只身踏入树林,找到了栖身之所和灵魂家园。“财富使人贫乏,一切攫取带来失落,所有的高升令人沉陷。而且,每一项头衔都使我觉得自己的面目更为模糊起来。”张晓风如是说。自古以来,多少文人骚客在误入尘网中后,选择远离官场喧嚣,浮华的都成空,执着的都随风,哪怕注定流浪,也要将心灵栖息安放。叔本华曾有言:“内心丰富的人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东西,但需要与之相反的宁静的闲暇。”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南怀瑾的一生更是如同梭罗一般,静静地研究,过生活。岁月不改其性,红尘不染其心;岁月无痕,天地不老。

过去是这样,现在亦如此。“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人生在世,当如清澄内心,抛却杂念,俯察内心,方可享人生之大美,这个社会才会充满坚硬内核与柔软质感。如果一个大国崛起的广告牌后,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赤贫,是否还会骄傲如初,风华如故?唯愿在物质浮沉中,坚守一方净土,愿为波底蝶,逐风到天涯,做个精神的朝圣者。


【作者简介】

纪航,山东潍坊人,喜欢阅读、旅游,读万卷书,行万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