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804485

文化交大

【新生读经典】颜凌轩:虚伪的时间——读《百年孤独》有感

来源:校团委  作者:颜凌轩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7/10/26   点击数:1041  

瑰丽的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又从西边缓缓落下,漆黑的秒针仿佛一个优雅的绅士,矫健沉稳地迈动着时间的步伐,绿油油的庄稼从幼苗长大之后迎来了秋日的硕果累累,还有那美味香醇的酒酿,还有那日渐拔高的大厦……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向我们展现着时间的真实。

所以,让我猜猜,在看到我这荒谬的标题后,作为读者的你很可能想指着表盘里的指针冲着我大喊,然后诉说着时间的公平公正,嘲笑我的荒诞不经。好吧,既然这样,我大可以承认时间的真实,因为它确实是那么的铁面无私,毫不吝啬也不偏心地给予了所有人二十四个小时,八万六千四百秒。可是就在看完这用魔幻现实主义的笔法写作而成的《百年孤独》后,我仿佛品了一顿菜肴丰富的精神盛宴,又体会了一个家族的百年兴衰历程,忽然间想到了很多很多。

没有足够的历史地理知识,我无法深刻领略马尔克斯描绘的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只能说是旁观了一场控诉——这位哥伦比亚作家对整个苦难的拉丁美洲被排斥现代文明世界进程之外的愤懑与抗议;没有什么复杂的情感经历,我也只是粗略地感受了他们布恩迪亚家族族人们爱情上的不羁,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感生活没有资格发表言论;作为一个只有十八年人生经历的独生子女,对于其族中兄弟姐妹间的孤独、夫妻间的孤独我无法切身体会,也很难描述;可是,作为一个即将离开家乡而到远方求学的儿子,在父亲不舍的眼神里,在母亲担忧的眉梢间,我读到了落寞与忧伤,我知道,那是自己与亲人的孤独。

里面曾描绘了这么一个片段:在奥雷良诺上校结束战争回到马贡多后,他孤独地锻造金子做的小鱼,然后再把金子做的小鱼重新浇铸,周而复始在自己的孤独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家中细微处时光的流逝。蛛丝结了又掉,掉了又结,房门裂开了时间的缝隙,白色的蚂蚁和红色的蚂蚁又开始活跃在家中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时间真的是真实的吗?这样的周而复始,这样的循环往复,难道不是在欺骗我们吗?

所以我父母的晚年,亦或是到了我的晚年,若在这种循环不止的日子里度过,孤独的我们岂不是被时间蒙住了双眼?因为不愿看清这流逝的光阴,还是因为老年人“生锈”的大脑与被禁锢的思想,我们被时光欺骗,抑或是被我们自己欺骗。正如书中的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所说的那样:“可我忽然又觉得还是星期一,跟昨天一样。你看那天,看那墙,看那秋海棠。今天还是星期一。”寂寞的老人被虚伪的时间欺骗,感受着并重复着这看似安逸的晚年,正应了书中的那句话——“一个幸福晚年的秘诀不是别的,而是与孤寂签订一份体面的协定。”他们以为自己只要重复着这些循环就好了,殊不知时间在下一刻就有可能将他们无情抛下,令他们永远地消失在了时间的漩涡中。又或者,老人们只是在安静地等待,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提到那个令人心生畏惧的时刻,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书中的另一个句子——“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帘子。你和死亡好像隔着什么在看,没有什么感受,你的父母挡在你们中间,等到你的父母过世了,你才会直面这些东西,不然你看到的死亡是很抽象的,你不知道。亲戚,朋友,邻居,隔代,他们去世对你的压力不是那么直接,父母是隔在你和死亡之间的一道帘子,把你挡了一下,你最亲密的人会影响你的生死观。”这个句子是那么的现实与真实,将冰冷的现实展现在我的眼前,是那样令我触目惊心,铭心刻骨。我在害怕,害怕我的父母在我离乡之后,不可避免的孤独笼罩着他们,虚伪的时间欺骗着他们提早进入了晚年生活,循环往复,周而复始。那是父母与孩子间的孤独,我到异乡求学,注定这种孤独无法避免。《百年孤独》里,尽管家族中很多人为打破孤独进行过种种艰苦的探索,但由于无法找到一种有效的办法把分散的力量统一起来,最后他们均以失败告终。

可是我想说的是,那是在一个封闭落后、被排除在现代文明世界进程的拉丁美洲里,这个百年历史的家族中人无法为自己心中的孤独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无奈地看着虚伪的时间给自己眼睛蒙上欺骗的布条。但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在这个通信技术高速发展、道路四通八达的时代,我希望能通过以与父母的视频聊天,放假回去多陪陪父母之类的方式,即使客观的时间无法改变,也至少能够让他们主观的时间变得不再虚伪,让他们的提早步入的 “晚年空巢老人”生活不再一成不变,让他们的精神世界能够因我变得色彩斑斓。

愿,虚伪的时间变得真实,孤独的老人得到慰藉。

【作者简介】

颜凌轩,男,热爱文学,却阴差阳错选择了理科,幸运考入西南交通大学茅院材料专业。作为在浙江生活了十八年的舟山人,憧憬远方,怀念故乡,有着别样的海洋文学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