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70093129

文化交大

【新生读经典】罗钧霄:罗莹雪入银河——读《雪国》

来源:校团委  作者:杨睿默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7/9/18   点击数:1603  

“穿过县界漫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的底层白亮了起来,火车停在信号所前。”

这是一个自我构架的向往之处所。

这亦是一场追寻纯粹美的徒劳流放。

没有什么能比流放自我来得更加快活了,特别是对于岛村这种万贯家财已加身的人来说。当穿过漫长的隧道之后,那是他的天堂,抛却东京妻儿和繁琐生活后的绝佳憩所。或许有人会说,那岂非与如今所谓“土豪”、“富二代”无二?其实有着本质的天壤之别。现今社会此类游手好闲人士无非是“拼爹”,抑或仗着目前既得的可观财富一卡刷遍天涯。究其目的:享受生活,尽其极来满足官能快感以获得愉悦和虚荣的成就感。得过且过,失掉上进志趣之人早已无精神世界可言。而岛村,恰恰相反,他是散其财耗其神以追求一种缥缈的,自我想象认可的纯粹之美,那是一种精神之美,只不过外化寄托于现实生活空间中的事物与人罢了。

正如他所从事的工作,也可恰如其分的称之为爱好——对西方舞蹈的研究和对相关作品的翻译和解读。这是源自于对日本舞蹈的停滞状态的不满足和厌倦以及对于西方舞蹈神秘美的渴求,可是他从来没有亲眼看过此类舞蹈,只能从文字、图片等西方印刷品中获得印象。可其实这印象也只是他凭空幻想构造的,仅存在于他精神空间的无限美好,美其名曰研究。如原文所说的“实属无稽之谈,地地道道的纸上谈兵”而已。由此我们自然能够类比出他的爱情观——向往一种虚无的纯净之爱。

岛村看似是喜欢两个女子——驹子和叶子,可始终爱的却只是一个人。他爱那个第一次所见到的驹子。到后来遇见发现她做了艺伎,他依然爱她,但不如说是留恋她完美的肉身,那玲珑而悬直的鼻梁,那如水蛭环节的柔唇,那冰凉的头发,和那红殷殷的脊背。而对于叶子,他第一次在火车上就看到了她,看到了她灵魂的纯真美,中意她浮现在车窗上的朦胧美,中意她渴望脱旧生活的坚定,中意她对行男渴求却不可得的执着的爱。与其说叶子是岛村心中驹子灵魂的替代品,倒不如说她与驹子本就是一个人,一个岛村于自己精神空间所构造的一个完美情人。叶子所做的其实正是驹子所想的,包括她对于行男纠结的情感,她想追随岛村回东京的内心深处的渴望。只不过她不能做,而叶子做了。这又何尝不是一份徒劳的爱,正如岛村自己所说的“我什么也不能为她效劳啊!”于是叶子与驹子这两份爱殊途同归,都是一份徒劳的爱,一份执着挣扎于生命意义却又无法超脱的纯粹之爱。而岛村所迷恋的也正是这个。

有诗云:风消雨来涛涌流,日曜月引向天壑。北国哀号凝霜泪,莹雪作罢入银河。

若是一生都在追寻那虚无的纯粹美,迷失在对徒劳的朦胧美梦里,纵使精神空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还是无法在现实世界添上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那么我不甘也不愿。自当借这莹雪,入这银河,凝做那永恒之星,挂天穹,照人世。

 

作者简介

罗钧霄,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人,毕业于温岭中学,现为西南交通大学2017级统计学专业本科生。乐观积极,励志要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将自己磨砺成一个身心素质优良,有上进心和责任心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