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69086105

领导讲话

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融合是必须的,必然的

来源:校长办公室  作者:徐飞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7/6/5   点击数:1158  

5月26日,由《中国青年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西南交通大学共同举办的“融合正当时 校媒再出发”中国高校校园媒体发展论坛,在西南交通大学一号报告厅顺利举行。

该论坛聚焦融媒体新形势下的高校校园媒体发展之路,积极探讨校园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校园媒体与学校思政工作的建设。此次论坛吸引了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30余所省内外高校参加。

关于“媒体融合”这一主题,西南交通大学徐飞校长用精准的剖析配以生动的比喻,娓娓道出他对校媒的理解与期许。


西南交大官微率先迈入全国高校TOP 10

专业上的事情,最好由专家来谈。刚才两位出色的专家,董时副总编、关玉霞主任,往那儿一站,侃侃而谈,她们怎么说怎么有理,我们怎么听怎么舒服。作为非专业人士,我来是表明一个态度。因为承蒙中青报和各兄弟高校的抬爱,把这么一个重要的论坛放在西南交大举行,作为校长我来主要是表示支持,表示感谢。

有两件事情我非常自豪。一件事是学校的官微连续获批“中国教育部新媒体综合力10强”,这是一份殊荣。另外一份殊荣为“中国大学最具影响力十强”。客观地说,西南交通大学要在最近五年里,综合实力进入全国高校前10强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学校的官微和影响力,却已经成为TOP 10,作为校长我倍感骄傲。

所以,今天我愿意为校宣传部、团委站台,也十分乐意跟大家见面。我本人是学数学的,在各位媒体专家和传媒专业人士面前谈媒体,心中的忐忑是显而易见的,不自信更是自不待言。但无知者无畏,因为不懂就给了自己可以任性说的权利。主要谈两点。


何谓媒体“融合”

第一,关于融合

我认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是一个伪命题。不管你高不高兴,喜不喜欢,融合是必须的,必然的。

流媒体、全媒体、自媒体等新媒体,作为一种新事物,它已客观自在地存在着。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应自觉接受新媒体。95后出生的这代人,已被称为“i世代”(iGeneration)人,他们一生下来就触网,简直就是网络原住民。他们是天然的手机一代,机不离手,时时刻刻挂在网上,在线生存、数字化生存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这是一种客观存在,甚至是潮流和趋势。存在就有其合理性,趋势就应顺势而为。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作为教育工作者,要尊重规律。当今最重要的时代特征,就是数字化。数字化+、互联网+、流媒体、自媒体大行其道,自有其规律性。相信每个人都不傻不笨,都会趋利避害。手机、网络、微博、微信、朋友圈、视频、直播、自媒体,之所以野蛮生长,摧枯拉朽,势不可挡,一定有它的道理。所以,传统媒体要接纳新媒体,拥抱新媒体,而不是一味地排斥和拒绝。传统媒体企图拒绝新媒体,就像一个人拒绝地心引力一样徒劳。

我想特别谈谈自媒体的“自”。当今世界的组织范式、组织结构正发生深刻变化,以往过分注重法人、机构、组织、集体、团队,严重忽视自然人、个体,这种情形正得到扭转,对个体的重视现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天,每个人都希望表明自己的存在,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尊重,每个人都希望活得有尊严,每个人都希望张扬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希望做最好的自己。人们现在信奉的是“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不朽的传奇”,这就是为什么自媒体、网红、创客(maker)如此盛行的原因。

自媒体、自组织、自适应,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激励、自我实现…,如此多带“自”的词汇象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昭示着“自”时代的到来。大家熟知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是人本主义科学的理论之一,该理论将人的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其最高需求是“自我实现”。

大家要认识、尊崇、遵循“自”时代的规律:突出个体的主体地位,充分调动和激发每个个体内在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认识规律,尊崇规律,遵循规律,就可以事半功倍,否则就会事倍功半,违背规律还会遭到惩罚。实际上,早在《共产党宣言》中,伟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就睿智指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实现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是未来社会的终极目标和最高价值追求。


惊愕不断的“黑天鹅”时代

当今时代不仅是“自”时代,还是一个“黑天鹅”时代。今天给大家爆一个料,在西南交大犀浦校区人工湖里有四只黑天鹅,这是华为成都公司送我们的。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常说,当下一不小心就冒出一只黑天鹅,一不小心就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稍不留神就上演颠覆性事件。因此,必须要有危机意识,随时准备过严冬。

你能想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吗?你能想到马克隆当选法国总统吗?你能想到彼时彼刻跟中国剑拔弩张、火药味极浓的菲律宾,其总统杜特尔特能在某个不可思议的时点上跟中国示好,进而使中菲关系进入蜜月期吗?你能想到象明星般存在的韩国总统朴槿惠,突然间黯然下台并被接受审判吗?想必诸位现在还对九三大阅兵时脑海里定格的一幅图像印象深刻:中间是习大大,左边是普京,右边则是朴槿惠。那时的朴槿惠是何等的风光!

说到九三大阅兵,想到四年来中国漂亮的四场主场外交。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每年各一场。2014年是APEC会议,2015年是93大阅兵,也就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2016年是G20杭州峰会,今年(2017年)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此论坛于本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隆重举行,29位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及联合国秘书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等3位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出席高峰论坛,来自130多个国家的约1500名各界贵宾作为正式代表出席论坛,规格之高影响之大前所未有。

在29个国家元首中,普京早早宣布参会,给中国捧场。说实话,中国心里最在乎的还是特朗普能不能来,美国能不能派人来。结果直到开会前两天,没有任何来自美方参会的信息。就在这个几乎令人失望的时候,黑天鹅出现了。5月14号前48个小时,美国宣布,派一个高官来参加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大家看看,这么多黑天鹅一只只飞起来。如果偶尔飞一只黑天鹅(极小众、异类)还叫黑天鹅的话,那动不动就飞黑天鹅,你觉得这些天鹅还应该叫黑天鹅吗?黑天鹅就变成了白天鹅!就成为一种新常态。当今时代就是如此: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小概率事件”大概率化,这就是新常态。

所以,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年龄比学生大几岁到几十岁不等,可能不太习惯流媒体、自媒体、新媒体,但务必要适应,而且要尽快适应。否则,年轻学子尤其是所谓的“i世代”(i Generation)人,就认为你已经OUT了。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受,你的学生,包括你的子女,跟你讲(中国)话,有些你可能已经听不懂了。为什么?因为你们的话语系统、表达方式不兼容。话都听不懂,怎么沟通?怎么传道授业解惑?


三横加一竖,方可为“王”

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要交流、交锋、交融,最后达成融合,这是必须且必然的事。刚才讲了传统媒体要向新媒体靠拢,要接纳乃至拥抱新媒体,即传统媒体要主动向前迈一步。现在,反过来说一句,新媒体要自觉往后退一步,“一退一进”这就是辩证法,“一退一进”就能交互融合。

什么叫退一步呢?换个词大家更愿意听,那叫“回归”。新媒体要回归内容、回归思想、回归内涵、回归文化,回归本源、回归常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给人以正知、正见、正能量。不管新媒体多么酷多么眩,技术多么先进,平台多么宽广,体验多么生动有趣,读写互动多么顺畅高效,但是永远别忘了,内容至上。在内容方面上,传统媒体有不可取代的优势。多年的积淀,高素质的专业队伍,严格规范的把关流程,这些都是新媒体自愧不如、自惭形秽的地方。所以,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彼此不要傲慢。

我听了太多“xx为王”的论断,比如说,内容为王,平台为王,渠道为王,也有人甚至说,技术为王。仔细想想,其实每个“为王”似乎都有道理,都言之有理,持之有据。比如,声称“技术为王”的人就说,在新媒体中马化腾的腾讯之所以取胜,不就是靠技术吗?更不要说今天的VR(虚拟现实)、 AR(增强现实)、CDN(内容分发网络)之强大、之便捷,甚至“人工智能”或许超越“人的智能”,也绝非危言耸听。

其实,当想说内容为王、渠道为王、平台为王时,且慢!哪一个都难以称王。中国汉字博大精深,“王”字怎么写?三横一竖,三横只能叫三,不能叫王。三横有了中间这一竖,立马成王。一横是内容,一横是渠道,一横是平台(或技术),这一竖就是整合。把内容、渠道、平台(或技术)串联借来,整合起来,才能为王,即整合为王,融合为王。

现在,东西方世界在融合,线上线下在融合,传统和现代乃至后现代在融合,个人也必须和社会、自然融合。回到今天的主题,媒体融合势在必行,正当其时。不仅媒体要融合,宣传也要融合。实际上,西南交大明确提出“六宣”融合,六宣分别是:内宣、外宣、上宣、理宣、网宣、海宣。内宣是内部鼓舞士气,凝聚人心;外宣是把好做法、好经验向外推广,提升学校的软实力和影响力;上宣是通过内参或专报等渠道和手段,向党中央国务院高层领导建言献策;理宣是把理念、思想、观点通过思想性、理论性文章呈现出来;网宣即网络宣传,谁赢得了网络,谁就赢得了青年;外宣即海外宣传,也就是oversea promotion。“六宣”融合,六位一体,相互关照,彼此勾连,进而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以上是我对融合的一点认识。


校媒,要充分体现大学综合优势

第二,关于校媒

“校媒”这两个字蛮打动我。在座各位绝大多数是高校同行,我特别想利用今天这个场合谈谈对“校媒”的期许。这些年来,在教育部、中宣部、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报社、中国科协等部委和机构悉心指导下,在学校党政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高校的媒体宣传工作普遍做得很好。尤其是“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成立后,校园媒体的工作更是有板有眼,有声有色,可圈可点。但是,如果用更高标准、更挑剔眼光来审视的话,我以为校媒还是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最明显的不足,就是校媒尚未把大学的人才、学科、科技、思想、文化等综合优势充分体现,特别是思想和文化优势,体现得很不够。

什么是大学?经典的表述是,大学是探索和传承普遍学问的场所。或曰:大学是由学者和学生构成的研究高深学问的学术共同体。但我更愿意说,大学是创新的策源地,是道德的高地,是社会的灯塔,是人类的良心,是芸芸众生的精神家园。

大学的产出是什么?应为“三出”:出人才、出成果、出思想。现在,出人才、出成果大家说的比较多,也做得比较好,但“出思想”说得少,做得更差。2013年9月12日,在我出任西南交大第65任校长的宣布会上,我有一个就职发言。在发言中明确提出大学应有“三力”,即学术竞争力、科技创造力、思想影响力,这“三力”对应的就是“三出”。大学要出思想,大学要指引社会前行的方向。因此,校媒要引领舆论,引领风尚。从这种意义上讲,校媒使命崇高,责任重大。

刚才董总举了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杨舒平毕业演讲的例子。本来,一个留学生能在毕业典礼上发言是一件极其荣耀的事。然而,杨的演讲却引发了广大网友热议,也饱受批评,甚至引起了外交部的关注。回顾整个过程,杨在毕业典礼演讲时重点说了两件事,一是中国污染严重,空气有毒,而美国空气是甜的;二是中国缺乏自由民主,到了美国才体会到。这不禁让人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在哈佛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何江的演讲。同样是在毕业典礼上演讲,同样是华人,同样批评自己祖国的不足,为什么何获褒赞,杨却挨骂?究竟该怎么看杨的毕业演讲风波,怎么看何杨二人演讲本身的差异和相应舆情的差异?


做校媒,要展示理性的力量,绽放思想的光芒

我多么希望有校媒能在这时发出平和、理性、深刻而令人信服的声音。遗憾的是,我没看到。在众多有关这一事件的讨论文章中,倒是在“知乎”上读到一篇深度好文。为什么是“知乎”,要是校媒该有多好!校媒人和演讲人基本上是同龄人,更重要的是,你们最了解中国,也非常了解世界,在象牙塔中的你们最不缺知识,最不差理论武装,你们最应该在这个时候发声,最该在这个时候展示理性的力量,绽放思想的光芒。

校媒,最不可或缺的是家国天下的情怀

校媒要把格局做大,不要在校园小圈子里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格局大就要境界高,王国维有一句名言“有境界,乃自成高格”。对校媒而言,其境界就是家国天下的情怀。要把“小我”变成“大我”,变成有家国天下情怀和悲天悯人情怀的“大我”。你们关注就业、考研、出国,去哪家跨国公司,年薪又是多少,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是,除了这些我更希望你们有一份情怀,扛一份责任,承一份担当。如果你我还没有一份情怀,没有一种超越物质的超拔性,没有诗和远方,请问,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这样的人类,还有未来吗?

现在大学校园,包括老师学生在内,不乏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果我们只关心自己,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逆全球化苗头屡现、民粹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不时兴风作浪等问题视若惘然,对非洲难民问题、粮食问题、气候问题、能源问题等漠不关心,那就太悲哀了。所以,希望校媒不仅妙手著文章,更要铁肩担道义,通过你们主动作为,积极作为,传递理性声音、讲好榜样故事,做道义和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推动者和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