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统计:64787982

文化交大

【经典悦读】杨阳:《旧制度与大革命》读后感

来源:学生处  作者:杨阳   编辑:陈丝丝   日期:2015/9/21   点击数:63790  

 

 

曾经在历史课本上看到过《论美国的民主》这几个字眼,也听过托克维尔这个人,他是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一生经历丰富,历经第一帝国、复辟王朝、七月王朝、第二共和国和第二帝国五个时期,并且有着多年的从政经验。然而,对于《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史学经典却是第一次拜读,这段政治大变动时期,其中浸透着对法国命运的深沉思考,和对拿破仑三世政权的强烈仇恨。不敢说真正的读懂了这本书,也不敢谈有什么更深刻的思考。下面只粗劣的谈谈个人愚见。

托克维尔从1851年起开始着手对法国大革命的研究,到1856年出版《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共耗时5年时间,期间查阅了大量档案,文书等一手资料,还采用了类似年鉴学派的“问题史学”方法和阶级分析方法,重视各国之间的比较,书中托克维尔写到“谁要是只研究和考察法国,谁就永远无法理解法国革命。”所以这本书相对于其它研究法国大革命的书籍来看,更具客观性、系统性、科学性和严谨性。

全书主要分为三编,第一编主要讲述大革命的根本与最终目的是摧毁宗教权力和削弱政治权力,大革命如何是一场宗教革命形式展开的政治革命以及法国革命特有的功绩是什么;第二编主要讲述封建权利在法国比在其它任何国家更使人民憎恶。原因是因为人们没有平等、没有公平、一些旧制度都是旧制度的一种体制,并剖析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关系;第三编则主要讲述文人何以变为国家的首要政治家及其后果、法国人何以先要改革,后要自由,为什么减轻人民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和最后大革命如何从以往的事物中自动产生。

改革要有坚定的方向,要改善民生,坚持有序性

人们可以遇见大革命不是某些具体时间引导的,也不是凭空的一时奋起,而是由抽象原则和非常普遍的理论引导的。翻遍全部史册,也找不到任何一次与法国革命特点相同的政治革命,只有某些宗教革命中才能找到这种革命,因此,法国革命是以宗教革命的方式,带着宗教革命的外表进行的一场政治革命。不管外面如何,它的实质都是一场社会革命。要使无政府状态条理化,但是法国这个一场规模巨大的革命,古老的制度与欧洲几乎一切宗教法律和政治法律混合交织在一起,还有相关的附属物——整套思想、感情、习惯、道德,使大革命显得更加的激进和伟大。使人惊异的是,这么激进的大革命却迷糊不清,混乱一团。如果用理论的和善与行为的强暴形成对比,革命由民族中最有教养的阶级准备,由没有教养、最粗暴的阶级进行来解释,那也便不会让人们觉得惊奇。

托克维尔在书中描述,穷人被强迫单独维修道路,无常提供时间和劳动。人民几乎独自承受种种流弊的全部重负,过着隔离的生活,默默地沉溺与偏见、嫉妒和仇恨中,因而他们被命运的严峻弄得冷酷无情,变得既能忍受一切,又能使一切受苦。大革命开始直至今日,人们多次看到对自由的酷爱时隐时现,再隐再现,反复多次,永远的缺乏经验,处理不当,轻易便会沮丧,被吓到,被打败,肤浅而易逝。

由此不禁会想到中国的改革,经历了80年代末的激进改革导致的经济波动甚至社会动荡,90年代末的大批下岗分流社会阵痛以后,到现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而其中的全面深化改革则把侧重点落实在深化二字上,如何更好的改革,如何让改革促发展,促民生,也是我们值得思考和深思的事情。近年来我国的改革也是大刀阔斧,尽显成效。例如,东北老工业的振兴,上海的科技创新,江西的反腐倡廉和工业化建设,都是因地制宜,贴实民生的改革,具有连接性,有序性、渐进性。

有效利用利益集团

旧制度法国是等级社会,教士第一等级,其次是贵族,最后是第三等级。而这场大革命却被利益集团所绑架,社会士族对基层百姓不断地打压和刺激,喜欢当着人民的面前高声议论那些折磨人民的残酷的、不公正的行为,他们互相揭发政府机构骇人听闻的种种罪行。社会两级分化极为严重,农民作为最穷的群体却享受最少的公共福利,承受最沉重的负担。农民完全被抛弃,所以托克维尔感叹到;“尽管文明取得各方面进步,何以18世纪法国农民的处境竟比13世纪还糟?”农民被各个阶级抛弃,被说成是卑贱的农民,无知粗野、好闹事、性格粗鲁、不顺从的家伙,农民的命运变得更加的悲惨并且无法改善。

中国的改革,随着经济发展的积累,已经形成一批即得利益集团。中国对各个阶层的改革都在努力地进行帕累托改进,也逐渐出现一些第三部门,它们作为非政府组织,或多或少正在弥补政府和社会的管理问题上的不足。一方面为有抱负的人提供了发展的平台和展示的舞台,另一方面也解决了一定的就业问题。但是,目前我国的非营利组织相对于欧美国家的发展还不是很成熟,需要我们给予高度的重视和鼓励,需要政府的扶持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凝聚改革共识,以史为鉴,防止囚途困境的悲剧在中国发生。

文人的作用

在书中接近末尾处托克维尔写到“到18世纪中叶,文人何以变为国家的首要政治家,其后果如何”,长期以来,法兰西在欧洲所有民族中,就是一个最有文学天赋的民族,他们不像大多数的德国同行那样,完全不问政治,埋头研究哲学或美文学,他们不断关心同政府有关的各种问题,文人成为法国首要的政治家,指导思想启蒙了大革命。

对比中国近代文人的作用,文人的位置虽然没有那么显赫,但其作用也不容小视,从林魏到康梁,严章,再到陈李等五四导师乃至以后的各色文人,是他们引进了新思想,开启了新风气,启蒙了心智,唤醒人民,可以说,没有他们打开窗户放声喊,就不会有雄师的怒吼。

人人生而平等,是现在民主的基石,自由平等,精神自由、司法独立,仔细阅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我们更应该认识到法国大革命的意义。不管法国大革命的功过究竟如何让,研习《旧制度与大革命》,探索法国大革命的意义,依然必不可少。

 

作者简介:

杨阳,公共管理学院14级硕士研究生。热爱读书,滑冰,瑜伽,喜爱宁静平和。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读过一些经典点书目,希望日后可以沉下心,静读更多名著。